生物通

您所在位置:生物通首页 > 今日动态 > 新闻专题总汇 > 饶毅落选院士引热议

饶毅落选院士引热议

      8月16日,中国科学院对外公布了2011年中科院院士初步候选人名单,相比于5月首次公示候选人名单中的314人,半数以上的人已被淘汰。其中包括享有国际盛誉的神经学科学家、北大生命科学院院长饶毅。8月17日,饶毅即在科学网的博客上发表博文称“从今以后不候选中国科学院院士。”随后新京报、中国之声《新闻纵横》、南方都市报、中新社等国内新闻媒体争相对饶毅进行了专访报道。清华大学生命科学院院长施一公、学术打假名人方舟子第一时间对饶毅表示支持。著名学者熊丙奇、中科院院士何祚庥也分别对饶毅落选深层原因及对中国科学界可能产生的影响发表了个人的看法。一时间饶毅落选院士事件引发前所未有的关注和争议。


 

饶毅简介


      北京大学终身讲席教授、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兼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学术副所长。回国前曾任美国西北大学Elsa Swanson讲席教授、神经科学研究所副所长。研究神经发育的分子机理和社会行为的生物学基础。担任多个国际学术杂志编委。在斯坦福、哈佛、麻省理工学院、东京大学等国际著名大学做学术报告。
      1996年起,兼中国科学院研究员,1999年协助推动建立中国科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2002年协助建立中国科学院上海交叉学科研究中心。2004年起兼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学术副所长。2007年9月全职回国。



■ 饶毅谈“院士落选”


饶毅:从今以后不候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鉴于推崇中国科学院前身中央研究院生命科学方面代表性科学家林可胜等、敬佩中国科学院第一批学部委员如神经生理学家冯德培等、尊重50年代以来在国内艰苦环境中坚持做好科学研究的院士、感谢其学部委员(特别是冯德培、邹岗等)在80年代对我的支持和现有院士近年在我回国工作后多方面的支持,我于2011年初接受推荐候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在表达了的尊重和感谢后,从2011年8月17日后将不再成为候选人。

饶毅受访谈院士落选:有人对我们回来感到不安
      我觉得首当其冲,别人对我们这一群人回来感到不安、不自在。有一个人说是老院士反对我们,我觉得绝大多数老院士非常支持我们,反对我们的主要是比我年资低的人。我是78级大学生,我的实验室是1994年成立的。在生物(科学)里,1994年以后在中国(设立)实验室的这些人做院士比较多。

饶毅专访:不要院士荣誉对我个人影响不大
院士这个体制也是多一个荣誉少一个荣誉的问题,对不同的人来说重要性不一样。不要院士荣誉对我个人来说影响不大。在生物学界乃至自然科学界多数人都知道情况,我在什么地位大家都很清楚。

饶毅专访:文化问题大于院士制度本身
      你说是不是说话多,我觉得说话多是一个因素。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原来中国传统文化里面有问题,加上文革以后有一批人,只觉得要得东西,不想到自尊和有原则。


■ 各方专家、学者热议


饶毅落选院士 施一公表示“不理解”
      著名的结构生物学家、清华大学生命科学院院长施一公说,得知饶毅未列入这次候选人名单中时,他感到非常意外。施一公说,他本人对饶毅非常钦佩,也希望饶毅继续为中国科技的发展发挥正面的促进作用。
中国“科技打假第一人”方舟子在微博上称,饶毅本来就不该去参选院士受此侮辱,不过在中国不当院士在很多方面受限制。

熊丙奇:选院士饶毅出局 是否学术“逆淘汰”
      饶教授的遭遇,容易给很多年轻学者以“榜样”——学术地位如饶教授,也是这样的结果,要让自己有好的发展,就不能对科研体制“非议”,不然,等待自己的或许就是“逆淘汰”的命运。

何祚庥:院士评选看对国贡献 施一公未必能当选
      院士的评选要求首先是科学水平,但最重要的一条是对提高中国的科学是否起重要作用。——中科院院士、理论物理学家何祚庥

人民日报:饶毅落选院士引发热议耐人寻味
      院士评选有严格的学术标准和规范的程序,饶毅被淘汰,或许是因为其条件尚不“达标”。但需要反思的是,为什么人们总会怀疑“意外”的背后,一定有着某种不可明说的原因?院士论文抄袭、科研经费分配不公、项目评审不够公开透明……应该说,正是由于中国科学界近年来暴露出的种种问题,才让公众有了猜想的空间和理由。


■ 饶毅回国科研成果


饶毅回国后发表4篇Nature及子刊文章
      根据生物通编辑在著名国际科技数据资源网络(NCBI)上搜索得的结果,以2007年9月饶毅全职回国起始,饶毅回国后以中国机构作为科研参与单位所发表的研究论文有30多篇。其中最具有影响力的当属分别于2008年和今年发表在Nature及其子刊上的4篇文章。

饶毅夫妻《PNAS》文章
      来自西北大学芬堡医学院(Northwestern University Feinberg School of Medicine),密歇根大学,以及北京大学生科院的研究人员发现了脊椎动物DSCAM在轴突导向中的重要作用,这反映了介导脊椎动物netrin信号途径的受体具有之前未曾预料到的复杂性。这一研究成果公布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杂志上。


■ 饶毅评论中国科研


饶毅:改变科学界浮躁,回国博士后从助理教授做起
      中国科学界浮躁的原因有很多,改变这一局面有一个可行的办法:在对科学工作者增加支持的情况下,降低职称。

饶毅施一公:支持年轻人 构建中国科学未来
      完善体制的目标是鼓励创新和更好地培养人才,从而全面提升我国的科技竞争力,为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发挥应有的促进作用。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饶毅:中国科学发展的自信和自省
      文汇报等发起讨论“创新障碍在哪里”,我很赞同。借此机会我梳理了自己对此的看法。实际上我对中国创新从体制到文化的思考是比较早的,还在国外时就开始写这方面的文章,至今8年,发表文章超过14篇。这些文章中贯穿着我对中国科学发展的总体想法:自信和自省。

饶毅:中国科学家“敢怒不敢言”的思考
      与清华大学著名海归教授施一公共同在《科学》杂志上发表文章“诊断”中国当下的科研文化问题之后,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饶毅坚称,他们的观点并非突破前人,而是代表了众多中国科学家“敢怒不敢言”的思考。

饶毅施一公联合为《科学》杂志撰写社论
      施一公是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院长,饶毅是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院长。近日,两位科学家联合撰文,讨论目前中国的科研基金分配体制及科研文化问题。



版权所有 生物通
Copyright© 2000-2011 eBiotrad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信箱:info@ebiotrad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