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学综合治疗肝癌 癌细胞有望“改邪归正”

【字体: 时间:2008年12月30日 来源:广州日报

编辑推荐:

  

  

     据统计,广东的肝癌发病率目前已经达到4%,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近日,在广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主办的广东省肝脏外科新技术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复旦大学肝癌研究所所长汤钊猷教授从生物学的角度介绍了肝癌治疗的趋势。  

 

        汤钊猷指出,过去接近一个世纪,医学界对肝癌的治疗都是建立在病理学的基础上的。病理学主要研究癌细胞,治疗的目标是消灭肿瘤、癌细胞,主要有手术、放疗、化疗、局部治疗、介入治疗等治疗手段,并且以控制肿瘤的总有效率来作为评价治疗方法的指标。  

 

        “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生物学也开始影响肝癌治疗,目前的治疗兼具病理学和生物学的特点。站在生物学的角度看,癌症治疗研究的对象不仅仅是癌细胞,而是机体遗传条件、体内微环境和癌细胞三者组成的整体,所以从生物学角度评价一个治疗方法,是要看患者的总生存期,其中包括患者带瘤生存的时间。分子靶向治疗、免疫基因疗法等是生物学方面的主要应用手段。”  

 

        生物学角度看早诊早治:  

 

        并不能彻底解决问题  

 

        汤钊猷表示,早诊早治无疑使手术切除肝癌的效果大大提高。临床上把单个癌结节最大直径不超过3厘米或两个癌结节直径之和不超过3厘米的肝癌称为小肝癌,这类患者目前手术切除后五年生存率已经达到57.3%,但如果等发展到大肝癌才发现病情并且进行手术切除,五年生存率只有30.9%。  

 

        但他指出,手术切除肝癌的五年生存率都已经接近了高限,提高的空间似乎并不大。以复旦大学肝癌研究所做过的小肝癌切除手术为例,1958年至1974年间的5年生存率只有1/3,而在1974年至1989年达到了55.2%。“然而从1989年到2005年,这一数字仅仅上升了几个百分点,说明手术切除小肝癌的治疗效果已经接近了其高限,其他的治疗方法如射频、肝移植等也同样遇到了这个问题。”他还表示,即使是小肝癌也有很高的侵袭、转移或者复发的潜能,“所以早诊早治不能彻底解决问题”。  

 

        生物学角度看癌症侵袭转移:  

 

        癌细胞可能“改邪归正”  

 

        因此,汤钊猷认为,从生物学的角度上看,肝癌治疗应该有更高的要求,即既要针对肿瘤,也要针对残留的肿瘤细胞,“肝癌既是局部病变,更是全身病变,兼顾病人神经、内分泌、代谢、免疫系统的全身综合治疗将是长远的治疗方向。”  

 

        癌症的转移让不少肿瘤患者和家属谈之色变,但汤钊猷表示,医学界利用一个用了12年时间建立的肝癌转移模型系统发现,实验室小鼠体内的微环境可以明显改变癌的生物学特性,“这说明癌症侵袭转移可能使病情变坏,也可能使病情变好,今后的综合治疗有望能让转移的癌细胞‘改邪归正’。”他同时表示,综合治疗的不同模式目前都还处于开始阶段,通过循证医学证明的还比较少,但从生物学角度研究综合治疗将会是未来研究的趋势。
 
 

相关新闻
生物通微信公众号
微信
新浪微博
  • 搜索
  • 国际
  • 国内
  • 人物
  • 产业
  • 热点
  • 科普
  • 急聘职位
  • 高薪职位

知名企业招聘

热点排行

    今日动态 | 人才市场 | 新技术专栏 | 中国科学人 | 仪器云展台 | 实验云展厅 | 云讲堂直播 | 会展中心 | 特价专栏 | 免费试用 | 有奖调研

    版权所有 生物通

    Copyright© eBiotrad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信箱:

    粤ICP备090634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