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努匹拉韦为新冠病毒-19药物的开发带来新希望?

临床实验设计的巧妙往往是成功的关键

【字体: 时间:2021年10月04日 来源:medicaltrend

编辑推荐:

  莫努匹拉韦为何为新冠病毒-19药物的开发带来新希望?默克公司于2021年10月1日宣布,其口服抗病毒药物Molnupiravir已将轻至中度COVID患者的住院率或死亡风险降低约50%。默沙东公司计划在美国寻求紧急使用授权,并向世界各地的其他药品监管机构提交销售申请。

  


为什么Molnupiravir为COVID-19药物开发带来了新的希望?

 自2020年初COVID-19肺炎爆发以来,科学家一直在寻找有效的预防和治疗药物。

 您是否还记得,长期以来,瑞德西韦一直被视为“人民的希望”。

紧急生产法匹拉韦片,专家一致推荐磷酸氯喹纳入COVID-19肺炎诊疗方案,

用mRNA疫苗让Moderna的市场价值迅速超过GSK…

世界各国都在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防治寻找新的希望。

 

现在,默沙东公司的口服抗病毒药物Molnupiravir有了新的希望。Molnupiravir的起源,特点,临床试验,类似产品,仿制品等,今天我们将分别进行分析。

Why Molnupiravir brings new hope for development of COVID-19 drugs?

 

 


默沙东公司的Molnupiravir能战胜COVID-19吗?

不,但可以减少住院和死亡率

 

默沙东公司于2021年10月1日宣布,其口服抗病毒药物Molnupiravir已将轻至中度COVID患者的住院率或死亡风险降低约50%。

 

默沙东公司计划在美国寻求紧急使用授权,并向世界各地的其他药品监管机构提交销售申请。

 这是最合适的时间。全球已有近500万人死于COVID感染。仅在美国,新冠肺炎的死亡人数就超过了70万人,超过了1918年西班牙流感造成的死亡人数(67.5万人)。

考虑到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医疗资源,包括训练有素的医生和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疗设备,这确实令人痛心和震惊。

 

为什么?

关键因素是,自私自利伪装成对自由的热爱。那些拒绝接受安全有效疫苗的人过于个人主义,对社区和整个人类关注太少。

 

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帕特里克·亨利的著名战斗口号是“要么给我自由,要么给我死亡!”今天,我怀疑这个战斗口号可能是“给我自由,给我死亡!”因为超级99%的与covid相关的死亡没有接种疫苗。

但还是要抛开政治领域,回到科学层面进行专业分析。

 

1. 在埃默里大学发现了治疗流感的药物

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市的埃默里大学是一所小型私立学校。但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它因几种抗病毒药物而闻名。

20世纪90年代,受拉米夫定(Epivir)药物的启发,化学教授Dennis Liotta和病毒学家Raymond Schinazi发现了恩曲他滨(Emit riva),一种HIV核苷逆转录酶抑制剂。最终,它被吉利德科学公司“发扬光大”,并于2003年获得了FDA的批准。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国接受治疗的艾滋病毒感染者中,超过90%的人服用含有拉米夫定或恩曲他滨的药物。埃默里大学获得了超过5亿美元的专利使用费,3名发明家获得了40%的专利使用费。

 

Liotta和Schinazi教授再次使用Pharmasett的sofosbuvir进行金淘金,这是一种抗丙型肝炎病毒NS5B聚合酶的抑制剂。2011年,即使只有Sofosbuvir,Pharmasett的市值仍达到70亿美元,与Vertex持平。

 

作为创始人之一,Schinazi教授持有该公司4.4%的股份,并从交易中获得4.4亿美元。2013年底,FDA批准sofosbuvir与利巴韦林联合治疗丙型肝炎,并以每片1000美元的价格出售。

 

Why Molnupiravir brings new hope for development of COVID-19 drugs?

 

2013年,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成立埃默里药物发现研究所(Emory Institute for Drug Discovery, EIDD),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资深人士乔治?佩恩特(George Painter)担任首席执行官。2014年,他们通过筛选发现n -羟胞苷(NHC, EIDD-1931)是一种抗病毒药物。

但EIDD-1931的极性太大,无法穿透细胞膜。为了提高生物利用度,他们使用了药物设计中的一个老把戏:创造前药。羟基转化为相应的异丁酸生成EIDD-2801,在适当的时候转化为Molnupiravir。

 

Why Molnupiravir brings new hope for development of COVID-19 drugs?

 

当Painter和他的合作者开始测试EIDD-2801时,他们惊讶地发现这种药物对许多RNA病毒表现出广谱活性,包括流感、丙型肝炎、埃博拉病毒、基孔肯雅病毒和马脑。炎症和冠状病毒,如SARS-CoV-1和中东呼吸综合征。

例如,EIDD-2801对感染流感病毒(一种常用于研究人类呼吸道病毒的动物)的雪貂显示出显著的治疗效果。

 

2015年,埃默里团队联系了范德比尔特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以验证EIDD-2801是否可以通过研究抗击冠状病毒,他做到了。

 

2019冠状病毒病肺炎于2020年初出现,医学界和科学界的重点迅速转移到对EIDD-2801作为全球大规模药物再利用治疗方法的评价上。2020年3月,埃默里大学授权迈阿密小型生物治疗技术公司Ridgeback进行人类研究。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许多人认为Molnupiravir毒性太大,不能作为药物使用,因为它具有诱变特性。2020年4月,被特朗普解雇的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开发局(BARDA)局长里克·布赖特(Rick Bright)抱怨说,“Ridgeback生物治疗公司不理会里克·布赖特的抱怨,向他施压,要求提供生产EIDD-2801的资金。”其安全性令人担忧。

 

2020年5月,Ridgeback生物治疗公司与默克公司合作开始了一项EIDD-2801的临床试验。默克公司给它起了一个代号:MK-4482,后来成为Molnupiravir,并于2020年10月开始II/III期临床试验。

 

目前,默克公司被迫终止了Molnupiravir的临床试验。该药对治疗轻、中度COVID - 19患者安全有效,但降低了住院率和死亡率。然而,继续给参与试验的患者服用安慰剂是不道德的。默克公司现在给实验对象使用Molnupiravir。

 

默克公司现在将向FDA发出紧急使用申请。希望审批快来了!

 

2. Molnupiravir的作用机制

Molnupiravir的作用机制众所周知:就像吉利德的瑞德西韦一样,Molnupiravir通过阻断RNA聚合酶(RdRp)的合成来杀死冠状病毒。

 

口服后,Molnupiravir易被血浆酯酶代谢成活性药物EIDD-1931。它可以以两种形式存在:一种形式类似胞苷,在碳和N-OH之间形成单键;另一种形式类似于尿苷,在碳和n -羟基之间形成双键。

 

这两种形式被称为互变子,它们之间的转换会导致转录过程中的不匹配。因此,当病毒在EIDD-1931存在下生长时,其依赖RNA的RNA聚合酶以尿苷而不是胞苷的形式读取化合物,从而用胞苷代替尿苷。

 

Why Molnupiravir brings new hope for development of COVID-19 drugs?

 

简而言之,EIDD-1931通过干扰RNA的合成而起作用。在病毒RNA合成过程中,该分子的加入会导致随后碱基对的误读,导致高突变率,最终导致基因组死亡。

 

因为药物迫使冠状病毒在复制时犯很多错误,病毒无法合成。因此,一些人担心它是诱变的,对人类有潜在的风险。然而,默克公司的全面测试表明,高剂量药物不会对动物产生诱变效应,而3期临床试验也没有发现它们对人类产生诱变效应。

 

 

现在,默克公司已经证明了Molnupiravir是安全有效的,它改变了我们抗击冠状病毒的方式。

 

首先,它是一种口服药物,比瑞德西韦和中和抗体更方便。第二,Molnupiravir可以对抗多种病毒,这意味着它也可以用于治疗其他病毒感染。第三个也是最有趣的特征是,Molnupiravir似乎具有很高的耐药性屏障。

 

通常一种药物会迫使病毒迅速发展出一种不受药物影响的突变体,然后使药物失效。在实验室测试中,尽管“预期”会产生突变,但没有发现Molnupiravir能促进动物的耐药性,这意味着Molnupiravir对所有变体都有效,包括Delta突变株。

 

3.在未来,将有来自辉瑞和罗氏的抗病毒药物

 

 

辉瑞的PF-07321332紧随其后,II/III期临床试验于2021年9月初开始。与Molnupiravir不同,PF-07321332抑制冠状病毒的3CL蛋白酶。推测PF-07321332也是一种CYP3A4底物,因此可以与艾伯维的利托那韦合用,增加口服可得性。

 

 

同时,Atea制药与罗氏合作开发At -27。与瑞德西韦一样,AT-27可以抑制依赖RNA的RNA聚合酶的产生。但对病毒非结构蛋白12 (nsp12)聚合酶也有一定的活性。AT-27在研发过程中处于更远的位置。

 

无论如何,Molnupiravir的成功是世界迫切需要的好消息。我希望通过疫苗和口服抗病毒药物的结合,在不久的将来击败冠状病毒这个看不见的敌人。

科学将会赢!

 


缓慢的耐药性,生产成本低

- Malnupravir的成功是核苷类抗病毒药物的又一个胜利

 

Malnupravir有望成为首个获批上市的口服抗冠状病毒药物,这是核苷类抗病毒药物的又一次验证和胜利。在许多主要病毒如HIV、HBV、HCV等疾病的治疗中,核苷类抗病毒药物无疑是最重要的一类抗病毒药物。

 

一般来说,病毒聚合酶比病毒表面蛋白不易发生突变。核苷类抗病毒药物的结合位点是聚合酶的活性区域,因此核苷类抗病毒药物不那么容易产生耐药性。缓慢,这也是Redecive和Malnupravir对Delta、Gamma和Mu等多种突变株仍然具有高抑制活性的原因。

 

与瑞德西韦(Remdesivir, Remdesivir)相比,Malnupravir的另一个重要优势是其结构更简单,没有复杂的磷脂前药部分(Protide),合成路线更简单。它可以通过便宜的胞嘧啶传递。得到了简单的氨基转化,便于快速批量生产,生产成本也较低。

 

鉴于2019冠状病毒病未来可能持续变异,以及新RNA病毒可能引发新的流行,对潜在RNA病毒提前部署广谱抗RNA病毒药物是一项重要策略。

由于RNA病毒复制关键聚合酶(RdRp)的结构相似性,开发广谱抗RNA病毒药物是非常可行的。

 


正确的临床研究方案是Molnupiravir III期成功的关键

 

从在线信息来看,Molnupiravir临床试验设计的特别亮点是:进入标准为实验室确认的轻至中度COVID-19,且至少有一个与疾病严重程度相关的危险因素(如肥胖、> 60岁)。年龄、糖尿病和心脏病),症状出现在随机分组前5天内。

主要疗效指标是随机分组后29天内住院和/或死亡的百分比。这才是真正的临床益处。

1. 瑞德西韦研究综述

回顾一年前瑞德西韦在中国的临床研究,该研究分为轻度和重度两组。与Molnupiravir临床研究相比,re德韦临床研究关键组的选择标准是Molnupiravir III期临床研究的主要评价指标。

从临床角度看,在重症阶段,使用抗病毒药物已经太晚了。Redecive轻症组的主要评价指标为临床康复时间。然而,临床恢复时间的长短并不重要。是否严重或导致住院是关键。

根据网上获得的信息,临床前研究表明,Molnupiravir对新型冠状病毒的体外抗活性高于瑞德西韦,对瑞德西韦耐药的冠状病毒仍然有效。其对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在Vero细胞株中的IC50为0.3uM,强于瑞德西韦的0.77uM。

虽然Molnupiravir比瑞德西韦更有效,但这并不意味着瑞德西韦无效。如果安全许可,增加瑞德西韦的剂量就足够了。

临床研究的目的是通过合理的设计,在保证受试者安全性的前提下,体现产品的疗效。

默克在Molnupiravir项目的设计中完全摆脱了之前Remdesivir项目的影响,这也是Molnupiravir研究成功的关键。

 

2. Molnupiravir III期临床试验成功的因素分析

首先,Molnupiravir研究选择了正确的受试者。对于COVID-19肺炎等病毒感染,必须及时进行抗病毒治疗。这类似于流感的抗病毒治疗。

Molnupiravir选择5天内出现症状的受试者。一旦错过了最初的抗病毒窗口期,COVID-19肺炎的症状主要是由身体的免疫反应引起的,与患者体内是否有病毒无关。

同时,考虑到健康青年因新冠病毒感染住院率和死亡率较低,选择高龄、肥胖等基础疾病的受试者。

其中,新冠肺炎感染后的住院率和死亡率较高。

选择这样的研究对象可以减少样本量。从III期研究结果来看,安慰剂组377例患者中,45例住院,8例死亡,死亡率为2.12%。这一死亡率也高于健康年轻人的死亡率。

其次,Molnupiravir研究在主要评价指标的选择上也非常谨慎。首先,住院和死亡率是Molnupiravir疗效的临床益处和直接证据。

同时,Molnupiravir研究并没有单独使用死亡率作为主要评价指标。由于死亡率较低,由死亡率计算的样本量会比较大。

例如,如果对照组的死亡率估计为2.12%,则需要将试验组的死亡率控制在0.3%,以获得样本量为1550。这无疑是一个挑战。本研究采用自适应设计方法进行设计。

由于价值的消耗,死亡率需要控制在一个较低的水平。从试验结果看,实验组患者385例,死亡0例;在安慰剂组,有377例患者,8例死亡。这个结果是非常幸运的。

如果实验组385例患者中有1例死亡,两治疗组之间仍有显著差异,但一旦有2例死亡,P值大于0.05,中期分析失败。

因此,住院率与死亡率的联合计算增加了研究的整体把握。

根据中期分析数据,实验组385例患者中住院死亡28例,安慰剂组377例患者中住院死亡53例。

即使试验组增加住院患者8例,即36例,仍可获得显著差异。因此,本设计是一个相对安全的设计。

第三,采用Adaptive Design方法,并将中期分析结果用于报告。Adaptive Design本身的临时分析消耗了一种价值。如果中期分析的结果没有显著差异,那么最终的分析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此外,正如前面提到的,Adaptive Design本身也会导致总样本量的增加。这就是适应性设计的风险。然而,默克公司的研发人员通过风险分析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大大提前了该药物的批准。

 


Molnupiravir化合物专利或直到2038年

 

与瑞德西韦相似,Molnupiravir也是基于一种已知的核苷抗病毒化合物。埃默里大学发现EIDD1931化合物可作为广谱抗病毒药物,用于阻止多种RNA病毒的复制,包括流感病毒、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埃博拉病毒和呼吸道合胞病毒。

然而,与瑞德西韦不同,吉利德虽然申请了化合物专利,但抑制COVID-19病毒的使用专利是武汉大学首先列出的。埃默里大学已经低调地在2020年提出了优先申请,并于2021年2月提交了PCT国际专利申请。

使用Molnupiravir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专利

Molnupiravir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最新应用专利发表号:WO2021159044A1,发明标题:n4 -羟基胞苷及其衍生物及其相关抗病毒用途(n4 -羟基胞苷及其衍生物及其相关抗病毒用途)一种治疗COVID-19肺炎感染的药物组合物,其有效成分为配方XXI的化合物

实例验证了EIDD-1931及其异丁酸前体药物EIDD-2801(即Molnupiravir化合物)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活性。

该专利的申请日期为2021年2月7日。基于三项美国优先专利,它们分别于2020年2月7日、3月11日和3月25日提交。

 

(来源:互联网,仅参考)



相关新闻
生物通微信公众号
微信
新浪微博
  • 搜索
  • 国际
  • 国内
  • 人物
  • 产业
  • 热点
  • 科普
  • 急聘职位
  • 高薪职位

知名企业招聘

热点排行

    今日动态 | 生物通商城 | 人才市场 | 核心刊物 | 特价专栏 | 仪器云展台 | 免费试用 | 今日视角 | 新技术专栏 | 技术讲座 | 技术期刊 | 会展中心 | 中国科学人 | 正牌代理商

    版权所有 生物通

    Copyright© eBiotrad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信箱:

    粤ICP备090634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