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细胞,拯救还是摧毁生命?

【字体: 时间:2009年02月10日 来源:经济观察报

编辑推荐:

   幸运的精子吹着占领新天地的号角攻破卵细胞,将她变成一颗受精卵;受精卵被吵醒,慌里慌张地分裂,一变二、二变四,仅四五天便积累了100多颗细胞,成为一团“囊胚”。如果它能安全着陆于妈妈的子宫,几星期以后即可化为人形——这是囊胚在大多数情况下的命运。   个别时候,这团细胞球也可能被生物学家相中,走上一条不归路:生物学家用独特的方式得到其内层的一团特殊细胞,将它们平摊在培养皿里。尽管增殖的行为受到充分滋养,这些特殊细胞却被迫保持幼年的体态,直到有朝一日接受指令方可继续变为上皮、神经、肌肉等特化细胞——这些能够“永葆青春”的特殊细胞,便是在当今生物学界和政坛赚足眼球的胚胎干细胞。

   幸运的精子吹着占领新天地的号角攻破卵细胞,将她变成一颗受精卵;受精卵被吵醒,慌里慌张地分裂,一变二、二变四,仅四五天便积累了100多颗细胞,成为一团“囊胚”。如果它能安全着陆于妈妈的子宫,几星期以后即可化为人形——这是囊胚在大多数情况下的命运。



  个别时候,这团细胞球也可能被生物学家相中,走上一条不归路:生物学家用独特的方式得到其内层的一团特殊细胞,将它们平摊在培养皿里。尽管增殖的行为受到充分滋养,这些特殊细胞却被迫保持幼年的体态,直到有朝一日接受指令方可继续变为上皮、神经、肌肉等特化细胞——这些能够“永葆青春”的特殊细胞,便是在当今生物学界和政坛赚足眼球的胚胎干细胞。



  高调出生



  胚胎干细胞具有全能性,这从一个婴儿能够被从无到有打造出来就可见一斑;在被科学家单独提取出来后,它们仍旧保持了健全的分化潜能,经正确诱导,能变为人体220种细胞的任意一种。人们自然会想到,如果能用这些全能细胞取代因疾病而被破坏或损耗的老弱细胞,也许就不用再惧怕帕金森症、糖尿病、心脏病、脊柱损伤等细胞退行性疾病。



  1998年,美国科学家JamesThomson成功分离出人类胚胎干细胞,打开了干细胞研究之门。他也因此被尊称为“干细胞研究之父”,2008年《时代》杂志也将他评选为影响世界百人之一。



  毫无疑问,胚胎干细胞可以为人类健康带来无可估量的贡献;但不容忽视的是,胚胎干细胞所引发的政治和伦理问题,正如它的科学问题一样高深复杂。



  通常临床制造试管婴儿时,需要在体外培养多个胚胎——就是前边说的囊胚,最终只有一颗会顺利着床,其它就被扔弃了。Thomson正是从“垃圾箱”里捡回了这样一颗胚胎并把它拆分了……



  Thomson是个谦逊严谨的科学家,他并无心借此扔出一颗伦理炸弹——恰恰相反,他甚至特意咨询了本校伦理学教授。教授一边对Thomson的看重大为欣慰,一边忧心忡忡地说:“你要分离人类胚胎干细胞?将来如果把这些细胞注入老鼠,它们增殖并占据这些小动物的大脑,那时候它是人还是老鼠?”



  事实上,在每100个人中就有63个是教会成员、34人拥有不同程度的宗教信仰、只有3个人宣称不信教的美国,反对者所挑战的伦理问题主要集中在宗教层面。当囊胚选择了开篇所说的第二条路,一个本可以变成人的小生命在科学家的手中终结了。著名的恶搞喜剧《南方公园》中曾夸张表现了胚胎干细胞治疗原理:超人的扮演者瘫痪了,他掏出一个雏形的小人儿,喀喇一声掰折,贪婪地吮吸,结果超人迅速恢复健壮体能,能举起汽车,在房顶上窜下跳,下面是一地的小人儿碎片……



  这不仅是反对者对干细胞研究的极端演绎;许多人都会在造福人类和亵渎生命的两难困境中彷徨,就连Thom-son自己也曾承认:“提及胚胎干细胞,如果你丝毫没有不舒服的感觉,那么你一定没有足够仔细思考过这个问题。”



  美国的立法机构早就对此领域戒心重重,在高层决策者中往往也难以达成共识:在干细胞技术刚刚萌芽的上世纪90年代初,克林顿是第一位支持用联邦政府的钱鼓励人类胚胎研究的美国总统;然而仅两年之后,总统和国会便觉不妙,开始修订政策,在宪法中明令写下:联邦政府不能资助涉及创造或毁坏人类胚胎的研究。



  Thomson的成果在这项法律出台三年后发表,人们不免担忧研究的未来。幸好当时的卫生和公共服务部首席律师Rabb找到了法律的  “漏洞”:Thomson分离出干细胞(即毁坏胚胎这一步骤)靠的是私人资助;现在既然该干细胞系(即由一个胚胎分离培养的一些干细胞)已被保存下来,围绕这些细胞本身的研究就和“毁坏”过程没有关系。人们想想确实在理,别的干细胞系开发纷纷效法,联邦政府的钱也名正言顺地投入各个干细胞系开发以后的研究。



  在争论中成长



  美国总统换届,政策往往随之改变。布什执政期间继续勒紧干细胞研究的缰绳:既然已经用私人基金开发出60个干细胞系,这么多够了吧——于是他当政期间的重要举措是,不管开发用谁的钱,联邦政府只能拨款共计1亿美元资助这60个系的后续研究,新的就请自谋出路。之后几年,参议院和众议院几次提议放宽政策,都被布什否决了。



  虽然上有政策,下一级的各州又都有各自的对策:有些州干脆禁止了一切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与此相反,加州率先从本州基金中为它拨款30亿美元;新泽西州则组建了美国第一座州立干细胞研究所。



  就连一些明星也为此纷纷登场:布拉德·皮特和帕金森症患者迈克尔·福克斯到处为干细胞研究游说;超人扮演者克里斯托夫·里夫建立了干细胞研究基金会……



  不管外界如何喧嚣,回到科研领域,正应了“干细胞之父”Thomson说过的一句话:“科学家大多不喜欢有争议的事。”于是,一些在干细胞领域很出色的科学家选择避而远之,另一些则积极转向种种迂回之术。



  2006年,美国麻省先进细胞技术公司率先打破冰封,在不破坏人类胚胎的情况下培育出了干细胞,具体方法借鉴于试管婴儿的技术。通常当试管受精产生的受精卵分裂到8个细胞时,医生可以从这一团小胚胎中取出一个细胞进行基因缺陷的检测,剩下7个细胞还能植入妈妈子宫正常发育成胎儿。这一次,干细胞科学家等在这一个细胞旁边,几小时后,它自然分成2个,一个仍然拿走做产前检查,另一个变成了珍贵的实验材料。当然,剩下7个还是拿到子宫里发育成人。在实验室,这颗宝贵的细胞开始享受“欺骗式”的照顾,它终于发育成了一个崭新的干细胞系。



  科学家们为此欢欣鼓舞,但反对者依然众声喧哗。有人说,这颗“多余”出来的细胞其实也有潜力发育成一个胚胎;有人说,从8个细胞中取出1个的行径给剩下7个造成了无法预测的影响;还有人直接说,别被新鲜技术迷惑,它带出的问题比给出的答案还多——看来,只要涉及人类胚胎,矛盾终究不可调和。



  或许还有别的选择。



  在此之后一年,包括干细胞之父Thomson在内的两个科研小组独立从人的上皮细胞出发,培育出了胚胎干细胞。这是一个很聪明的设计:上皮细胞属人体分化程度最高的细胞之列,科学家们只是改变了里面4个基因的表达,便抹去了它们“早已成熟”的记忆,让其回到了原初幼稚的干细胞状态。不过,此项技术并非毫无纰漏:为了改变基因表达,科学家们利用病毒DNA做了载体,这本身就有引入新突变、造成癌症的风险。



  尽管如此,可以明确的是,在顾及伦理和宗教信仰的前提下,胚胎干细胞的研究之路正在越走越宽。



  解禁之路



  听起来像是一种美好的巧合:当名词“干细胞”诞生100年后,当人类胚胎干细胞首次被分离出来的10年后,奥巴马终于上台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总统最有权力的时刻,他逐条审视布什的执政措施,决定废弃哪条、同意哪条。这些执政措施都无需国会批准方可生效。



  在生物学界,“废除对胚胎干细胞研究的联邦基金限制”自然是最惹眼的一条。此前禁令执行期间,布什批准资助的旧干细胞系全部带有污染,新干细胞的开发唯有在私人经费的支持下得以推进。至今已诞生了十几种干净好用、更易培养的新干细胞系。它们都有机会在奥巴马放宽的政策中找到落脚之地。



  不仅是政策。干细胞治疗刚刚取得的成果也为人们的信心锦上添花。去年,英国、西班牙和意大利医生合作为一名西班牙妇女接入了由她自己的成体干细胞(不同于胚胎干细胞的另一种干细胞)发育而来的气管,手术没有存在排异问题,她终于可以毫无顾虑地自由呼吸,让气体顺畅地充满肺泡。今年1月,美国FDA又批准了首例人类胚胎干细胞的临床试验,医生们将给8-10位脊柱刚刚严重受损的患者注射胚胎干细胞。科学家们并不奢望伤者能立刻“站起来跳舞”,但对于病人来说,能微微动一下腰,或者某天醒来不再发现自己的双腿麻木如常,该会多么满足。



  干细胞研究每向前推进一步,都会引起伦理学家和生物学家之间的唇枪舌剑。到目前为止,胚胎干细胞治疗仍未献出鼓舞人心的结果;成体干细胞虽小有所成,但它们并不能同胚胎干细胞一样成为  “全能选手”;人们仍不确定干细胞强盛的分化本领是否将带来新的癌症难题。更多时候,人们依然无法跨过伦理的门槛,欧盟在2006年决定,将不资助  “涉及毁坏人类胚胎”的研究;奥地利、丹麦、法国、德国和爱尔兰也不允许本国科学家开发胚胎干细胞;基督教圣殿罗马天主教堂去年颁布《人类尊严》文件,继续维持其20多年来对胚胎干细胞研究的反对……干细胞研究远不是  “激动人心的热门话题”这样简单。

相关新闻
生物通微信公众号
微信
新浪微博
  • 搜索
  • 国际
  • 国内
  • 人物
  • 产业
  • 热点
  • 科普

热搜:干细胞|生命|

  • 急聘职位
  • 高薪职位

知名企业招聘

热点排行

    今日动态 | 生物通商城 | 人才市场 | 核心刊物 | 特价专栏 | 仪器云展台 | 免费试用 | 今日视角 | 新技术专栏 | 技术讲座 | 技术期刊 | 会展中心 | 中国科学人 | 正牌代理商

    版权所有 生物通

    Copyright© eBiotrad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信箱:

    粤ICP备090634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