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轶发Nature文章:加强家鸭监控

【字体: 时间:2012年04月11日 来源:生物通

编辑推荐:

  在众人围观世界卫生组织WHO禁止Science和Nature杂志发表两篇关于禽流感病毒改造成果的同时,一些科学家也提出了针对即将到来的春季疫情,要加紧做好监控的准备。近期四位专家在Nature杂志上发表文章,指出了提高H5N1流感病毒监测方面的方法,这篇题为“H5N1: How to track a flu virus”的文章将有助于防控流感疫情。

  

生物通报道:在众人围观世界卫生组织WHO禁止Science和Nature杂志发表两篇关于禽流感病毒改造成果的同时,一些科学家也提出了针对即将到来的春季疫情,要加紧做好监控的准备。近期四位专家在Nature杂志上发表文章,指出了提高H5N1流感病毒监测方面的方法,这篇题为“H5N1: How to track a flu virus”的文章将有助于防控流感疫情。

四位专家的提议分别是:

管轶:监控家鸭流感疫情

Richard Webby:加强对猪的监测

Ilaria Capua:恢复与Arab Spring的联系

Jonas Waldenström:更深入了解野生鸟类扮演的角色

其中管轶教授在“Monitor outbreaks in domestic ducks”中指出,亚洲地区爆发H5N1流感疫情前所未有——之前从未有这样的高致病性流感病毒能流行如此长的时间,传播到如此多的国家,并且产生如此多的遗传突变。为什么呢?其中的部分原因是由于家鸭的盛行。

在东南亚部分地区,比如中国,越南,H5N1一直流行着,其它地区也出现了短时间的小规模爆发。这些地区的主要差别在于其家鸭种群——全世界超过70%的鸭子是在H5N1病毒流行的区域进行饲养的。

管轶教授说,在他们长达十二年的监测中,65%以上的H5N1病毒是从家鸭中分离到的。这些鸭子并没有什么症状,但能长时间携带有高浓度病毒,这些保存在家鸭体内的H5N1病毒能与其它亚型的病毒相互作用,这些禽类可以说是一个天然的保存库。这种混合能创建新型变种,这也许会引发病毒的爆发与传播。

而且在夏天,家鸭也许还能保护H5N1病毒,然后在来年的时候再传播出去,这个时期,在鸟类中通常是冬天。

目前对于家鸭的监控受到限制,根除H5N1需要对受影响地区进行更多的监控,以及对家鸭种群的广泛疫苗接种,除此之外,还需要进行家禽隔离,并且在疫情发生后暂停家禽饲养。

近期禽流感病毒改造成果论文公布问题吸引了广泛关注,但是一些科学家也提醒主要多留意可能来袭的疫情,之前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裴伟士教授,以及管轶教授等也在Science杂志上发表题为“Surveillance of Animal Influenza for Pandemic Preparedness”的评论性文章,指出为防止可能的流感疫情,要加强动物流感的监控。

2009年H1N1流感疫情并不如预期想象的那么严重,因此大家放松了警惕,但是到2009年9月为止,在发现新型H1N1病毒后的仅仅5个月的时间里,香港几乎一半的儿童都被感染了,这反映了这种病毒在香港这一国际旅行中枢里的传播速度。在全世界大部分地区,流感疫苗都不能及时供应上,这就很大程度上的影响了针对第一波疾病的防治。还有毒性更强的病毒,比如可以“媲美”1918年H1N1病毒,或者H5N1禽流感病毒,这样的传播速度将带来全球性的灾难。

文章也指出一些动物流感病毒风险评估标准也可以帮助评估这些流感病毒的危害性,比如人类附近某些动物(如家畜)高患病率的流感病毒,那些发生过快速遗传突变,或者重组的病毒等等。这些数据可以帮我们更合理的,更有针对性的分析流感病毒。

(生物通:张迪)

原文摘要:

H5N1: How to track a flu virus

Four experts pinpoint ways to improve monitoring of H5N1 avian influenza in the field

Surveillance of Animal Influenza for Pandemic Preparedness

The 2009 H1N1 pandemic was not as severe as initially feared. This has led to complacency in some quarters that future pandemics will be of comparable impact and as readily dealt with. However, by September 2009, just 5 months after the recognition of the novel pandemic H1N1 virus, almost 50% of children in Hong Kong were already infected (1), which reflects the speed of spread of the virus to and within international travel hubs. In most parts of the world, vaccines
were not available in time to substantially affect the firstwave of disease. A more virulent virus, such as one
comparable to the 1918 H1N1 virus or the H5N1 “bird flu,” spreading with such speed would be a global catastrophe.

相关新闻
生物通微信公众号
微信
新浪微博
  • 搜索
  • 国际
  • 国内
  • 人物
  • 产业
  • 热点
  • 科普
  • 急聘职位
  • 高薪职位

知名企业招聘

热点排行

    今日动态 | 生物通商城 | 人才市场 | 核心刊物 | 特价专栏 | 仪器云展台 | 免费试用 | 今日视角 | 新技术专栏 | 技术讲座 | 技术期刊 | 会展中心 | 中国科学人 | 正牌代理商

    版权所有 生物通

    Copyright© eBiotrad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信箱:

    粤ICP备090634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