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500年谜案,揭开英国暴君理查三世的神秘面纱

【字体: www.ebiotrade.com 时间:2014年12月3日 来源:生物通

编辑推荐:

  借助于DNA和系谱研究,科学家们现在不仅确证了遗骸的身份,还揭示了有关理查三世外貌和金雀花王朝(Plantagenet)谱系的一些发现。由莱斯特大学领导的这项国际研究发布在12月2日的《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杂志上

分享到:
  

生物通报道  2013年2月英国莱斯特大学的考古队宣布,他们在2012年8月于莱斯特某个市政停车场地下发现的遗骸是史书记载中的英王理查三世(King Richard III)。这项发现被美国《考古学》杂志评为是2013年世界的十大考古发现。

理查三世在位时间虽只有仅仅两年,却是英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暴君。莎士比亚的巨作《理查三世》把他描绘成一个跛足驼背的君王,面容扭曲,内心邪恶,甚至为了顺利登基,不惜杀掉兄长的两个儿子。

借助于DNA和系谱研究,科学家们现在不仅确证了遗骸的身份,还揭示了有关理查三世外貌和金雀花王朝(Plantagenet)谱系的一些发现。由莱斯特大学领导的这项国际研究发布在12月2日的《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杂志上:

• 分析现有的所有证据,证实理查三世身份的可靠性最保守达到99.999%。

• 线粒体DNA分析结果表明,理查三世和现代母系血亲Michael Ibsen及Wendy Duldig之间相匹配。

• 理查三世与现在活着的、第五Beaufort公爵Henry Somerset父系后裔之间在一个或多个点男性系谱被打断。

• 几乎可以肯定理查三世有着蓝色的眼睛,在他童年时有可能有着金色的头发

• 这一肖像似乎与伦敦古文物协会(Society of Antiquaries)一副拱形框架肖像中描绘的头发和眼睛颜色最接近匹配。

由莱斯特大学遗传学系的Turi King博士领导的这一国际研究小组提供了明确的证据证实,在莱斯特停车场下发现的骨骼确实是理查三世的遗骸,由此终结了可能是迄今为止最古老的法医鉴定案件。

研究人员收集了来自理查三世骨骼遗骸和其在世血亲的DNA,对几种遗传标记进行了分析,包括通过母系遗传的完整线粒体基因组,和通过父系遗传的Y染色体标记物(延伸阅读:中科院PNAS解析母系线粒体遗传 )。

尽管Y染色体标记物存在差别,线粒体基因组显示骨骼和母系亲属之间遗传上相匹配。前者的结果并不令人吃惊,因为在如此多代之后出现伪父子关系事件的机会确实相当的高。这篇论文也是首次对所有的证据进行了统计分析,在排除合理怀疑的前提下证实了来自莱斯特Greyfriars位点的1号骨骼确实是理查三世的遗骸。

研究人员还利用一些遗传标记物,确定了理查三世的头发和眼睛的颜色,发现他有可能是金发,并且几乎可以肯定他有一双蓝眼睛,看起来与伦敦古文物协会保存的一副其最早期的肖像非常相似。
 
该研究小组现正打算对理查三世的完整基因组进行测序,以更多地了解这位死在战场上的约克王朝末代国王。

King博士说:“我们的论文涵盖了与鉴别来自莱斯特Greyfriars位点的1号骨架残骸相关的所有遗传和家系分析,这是首次将所有证据链汇聚到一起,对这些遗骨的身份做出推断。以我们高度保守的分析,充分的证据表明其确实是理查三世的遗骸,由此终结了一个长达500年的失踪人士案件。

Schürer教授补充说:“组合的证据证实这些确实是理查三世德遗骸,尤其重要的是对于母系血亲的三角测量。考虑到非父子关系的发生率,Y染色体线断裂并不让人感到惊讶,但由此也带来了一些关于继承权的有趣问题。”

生物通推荐原文摘要:

Identification of the remains of King Richard III

In 2012, a skeleton was excavated at the presumed site of the Grey Friars friary in Leicester, the last-known resting place of King Richard III. Archaeological, osteological and radiocarbon dating data were consistent with these being his remains. Here we report DNA analyses of both the skeletal remains and living relatives of Richard III. We find a perfect mitochondrial DNA match between the sequence obtained from the remains and one living relative, and a single-base substitution when compared with a second relative. Y-chromosome haplotypes from male-line relatives and the remains do not match, which could be attributed to a false-paternity event occurring in any of the intervening generations. DNA-predicted hair and eye colour are consistent with Richard’s appearance in an early portrait. We calculate likelihood ratios for the non-genetic and genetic data separately, and combined, and conclude that the evidence for the remains being those of Richard III is overwhelming.


 

(http://www.ebiotrade.com/)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我来说两句(0)

[Ctrl+Enter]

加载读者评论......
  • 搜索
  • 国际
  • 国内
  • 人物
  • 产业
  • 热点
  • 科普
  • 急聘职位
  • 高薪职位

知名企业招聘

  • 国外动态
  • 国内进展
  • 医药/产业
  • 生态环保
  • 科普/健康

新闻专题

相关文章:

    加载相关文章......

今日文章:

    加载今日文章......

生物通首页 | 今日动态 | 生物通商城 | 人才市场 | 核心刊物 | 特价专栏 | BBS交流

版权所有 生物通

Copyright© eBiotrad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信箱:

粤ICP备090634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