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移民之后,肠道微生物组也迅速改变

【字体: 时间:2018年11月05日 来源:生物通

编辑推荐:

  一项最新发表于《Cell》上的研究表明,移民在抵达美国后不久,其肠道微生物组的多样性会逐步丧失,且功能发生改变。

  

之前的研究表明,发展中国家的人们在肠道微生物组成上往往比美国人更加多样化。美国的许多移民都会患上肥胖等代谢性疾病,这引发了科学界的关注。

一项最新发表于《Cell》上的研究表明,移民在抵达美国后不久,其肠道微生物组的多样性会逐步丧失,且功能发生改变。这项研究由美国和泰国的研究人员开展,对象包括泰国的苗族(Hmong)和喀伦族(Karen)人群。

资深作者、明尼苏达大学的数量生物学家Dan Knights表示:“我们发现移民在抵达美国后几乎立即失去了原生的微生物,然后获得了欧美人群中更常见的外来微生物。不过,新微生物不足以弥补原生微生物的损失,因此我们看到了整体的多样性丧失。”

研究人员汇集了514名健康的苗族和喀伦族女性,她们分别居住在泰国、生在东南亚但移民至美国,或者随移民父母出生于美国。同时,他们以36名在美国出生的欧洲裔女性为对照。他们收集了550份粪便样本用于16S rRNA基因测序。

研究人员发现,无论居住在哪个国家,苗族和喀伦族人群都有着不同的肠道微生物组。不过,在移民到美国之后,这两个群体的微生物组开始类似于欧洲裔美国人。特别是,每一代的细菌多样性逐渐丧失,而这种丧失与肥胖增加有关。

与西方人相关的拟杆菌属(Bacteroides)逐渐取代了与非西方人相关的普氏菌属(Prevotella)。对55个样本的深度鸟枪法宏基因组分析发现,美国对照组有不同的拟杆菌菌株,那些的确含有普氏菌的个体通常只携带一种,而泰国的个体则携带多达四种普氏菌。在美国长期生活的苗族居民往往介于两者之间。

研究人员表示,在美国的居住时间也与微生物组多样性的减少有关。移民在美国待的时间越长,他们的微生物组就与泰国人差异越大,与欧洲裔美国人差异越小。第一代苗族移民增加了蔗糖、甘油和葡萄糖/木糖的降解能力,但失去了分解植物纤维的碳水化合物降解酶。

尽管个体的饮食状况与他们的整体微生物组图谱密切相关,但是研究人员发现这只能解释17%的微生物图谱变化,表明饮食并不是唯一的影响因素。

此外,这些肠道微生物组的变化在抵达美国不久后发生。研究人员分析了19名喀伦族个体抵达美国前后的肠道微生物组,发现普氏菌在6到9个月内被拟杆菌所取代。

“当你搬到一个新的国家,你会获得一个新的微生物组。这不仅改变你拥有的微生物种类,还会改变它们携带的酶,这可能会影响你消化的食物种类,以及饮食与健康的相互作用,”Knights谈道。“这不一定是坏事,但微生物组的西化与肥胖有关。”(生物通 薄荷)

原文检索

US Immigration Westernizes the Human Gut Microbiome.
Cell, 2018; 175 (4): 962 DOI: 10.1016/j.cell.2018.10.029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0 人次参与
登录 注册发布
最新评论刷新
查看更多评论 > >
相关新闻
生物通微信公众号
微信
新浪微博
  • 搜索
  • 国际
  • 国内
  • 人物
  • 产业
  • 热点
  • 科普
  • 急聘职位
  • 高薪职位

知名企业招聘

热点排行

新闻专题

生物通首页 | 今日动态 | 生物通商城 | 人才市场 | 核心刊物 | 特价专栏 | 仪器龙虎榜

版权所有 生物通

Copyright© eBiotrad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信箱:

粤ICP备090634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