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测序 | miRNA | 表观遗传 | 蛋白研究 | 细胞研究 | 免疫学 | 转染 | PCR | qPCR | 核酸纯化 | 基因表达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技术专栏

检查点抑制剂,未来之路通向何方?

【字体: www.ebiotrade.com 时间:2018年05月30日 来源:生物通

摘要:

  短短四年内,这些新疗法的陆续获批表明,免疫系统的确可被用来治疗血液和非血液癌症的患者。即使是曾被认为不具有免疫响应性的癌症,如非小细胞肺癌,这些药物也是有效的。不过,并非每个人都像卡特那样对检查点抑制剂有响应。

免费索取:

分享到:
  

2015年8月,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Jimmy Carter)宣布,他的黑色素瘤已经转移到大脑。当时,他认为自己只能活几个星期。不过三年后,顽强的卡特又完成了人生中的一大目标——阻止几内亚蠕虫在南苏丹扩散,并继续在国际人类栖息地建造房屋。

卡特的病情好转归功于新型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pembrolizumab(Keytruda),同时也让这类免疫治疗的药物登上头条。人体中的某些蛋白让免疫反应受到抑制,并防止免疫系统识别和杀死癌细胞,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正是阻断这些蛋白。目前有五种PD-1或PD-L1检查点抑制剂被美国FDA批准。

PD-1抑制剂

▪ Pembrolizumab(Keytruda):由默沙东公司开发,适用于晚期黑色素瘤、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晚期头颈部鳞状细胞癌,以及微卫星不稳定性高(MSI-H)或错配修复缺陷型(dMMR)的任何不可切除或转移性实体瘤。
▪ Nivolumab(Opdivo):由百时美施贵宝公司开发,适用于晚期黑色素瘤、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晚期头颈部鳞状细胞癌、晚期肾细胞癌、霍奇金淋巴瘤、晚期肝细胞癌

PD-L1抑制剂

▪ Atezolizumab(Tecentriq):由罗氏公司开发,适用于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晚期尿路上皮癌
▪ Avelumab(Bavencio):由默克雪兰诺/辉瑞公司开发,适用于晚期Merkel细胞癌、晚期尿路上皮癌
▪ Durvalumab(Imfinzi):由阿斯利康公司开发,适用于晚期尿路上皮癌、晚期非小细胞肺癌

短短四年内,这些新疗法的陆续获批表明,免疫系统的确可被用来治疗血液和非血液癌症的患者。即使是曾被认为不具有免疫响应性的癌症,如非小细胞肺癌,这些药物也是有效的。不过,并非每个人都像卡特那样对检查点抑制剂有响应。

Roswell Park癌症研究所早期临床试验项目主管Igor Puzanov博士谈道:“这些药物的缓解率在10%到50%之间。我们的挑战是提高这些百分比。所有的PD-1和PD-L1药物似乎都有着类似的功效,因此未来的趋势是组合。每个人都想弄清楚这些药物与其他药物的最佳组合。”

2017年,Patrick Ott 及其同事在《Journal for ImmunoTherapy of Cancer》上写道,PD-1/PD-L1抑制剂有望与其他疗法,以及经典的癌症治疗手段(如化疗和放疗)联合使用。“PD-1/PD-L1抑制剂在各种癌症中的抗肿瘤活性,再加上其良好的毒性特征,为其作为组合疗法中的主干提供了强有力的理由。”

Puzanov博士认为,将这些检查点抑制剂与疫苗、溶瘤病毒、细胞因子、白介素-2和CAR T细胞组合起来的方法都大有希望。“关键是为每位患者找到合适的组合,有些人可能更适合那些老式药物的组合。”

不过,检查点抑制剂在某些癌症上的效果似乎并不明显。“胃肠道系统中的肿瘤似乎更耐受免疫治疗药物的攻击;胰腺癌和前列腺癌似乎也不吃这一套,”Puzanov博士补充说。

尽管吉米•卡特的转移瘤对PD-1抑制剂pembrolizumab有响应,但对于检查点抑制剂及其他免疫治疗方法而言,原发性脑肿瘤仍然是一个难以捉摸的目标。

“针对脑肿瘤的一些检查点抑制剂研究正在进行中,但不幸的是,目前唯一一项III期临床试验表明,Nivolumab并不能使复发胶质母细胞瘤的患者在总生存时间上获益,”犹他大学Huntsman癌症研究所的Howard Colman博士谈道。

“胶质母细胞瘤是一种非常难治的疾病,许多在其他实体瘤上大获成功的疗法都效果不佳或根本无效,”Colman博士表示。“不过,我们仍然抱有希望,通过更好地了解免疫系统在大脑中的功能,免疫疗法也许有效果。”

联合治疗

在上个月举行的美国癌症研究协会(AACR)年会上,来自宾夕法尼亚大学Abramson癌症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展示了一些很有前景的研究成果,他们将CAR T细胞疗法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相结合,应用在胶质母细胞瘤上。

研究人员使用了两种不同类型的CAR T细胞:一种与表皮生长因子受体变体III(EGFRvIII)结合,另一种靶向白介素-13受体亚基α-2(IL-13Rα2)蛋白。他们发现,靶向EGFRvIII的CAR T疗法与PD-1治疗相结合时,疗效高了五倍,而靶向IL-13Rα2的CAR T疗法与CTLA4抑制剂相结合时,疗效也高了五倍。

“到目前为止,CheckMate及其他试验结果表明,单独使用检查点抑制剂来治疗胶质母细胞瘤并没有看到疗效。同样地,我们的第一次CAR T研究(未使用检查点抑制剂)也没有看到疗效,”宾夕法尼亚大学神经外科副教授John Templeton博士谈道。

“将它们放在一起,是一个顺理成章的做法。有意思的是,增效作用是不同的,具体取决于CAR载体和目标。你不能随意选择检查点。某些检查点与某些CAR配合的效果更好,这种差异化响应会告诉我们如何更有效地进行联合治疗。根本问题是,对这些药物敏感的基础是什么?在这方面,人们需要开展更多的基础和转化研究。”

(作者:Gina Shaw / 生物通编译)

我来说两句(0)

[Ctrl+Enter]

加载读者评论......

相关文章:

    加载相关文章......

今日文章:

    加载今日文章......
    加载中......
    加载中......

技术期刊

GE期刊 | 基因快讯

    加载中......
    加载中......

更多>>

技术大讲堂

分子 | 细胞 | 蛋白 | 其它

    加载中......
    加载中......
    加载中......
    加载中......

更多>>

特价专栏

    加载中......

更多>>

会展信息

    加载中......

更多>>

生物通首页 | 生物通首页 | 今日动态 | 生物通商城 | 人才市场 | 核心刊物 | 特价专栏 | 生物直通车 | 科研交流 | 正牌代理商 | 中国科学人 | 新技术专栏 | 技术讲座

版权所有 生物通

Copyright© eBiotrad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信箱:

粤ICP备090634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