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Cell同期两篇文章: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古代DNA研究

【字体: 时间:2019年09月06日 来源:生物通

编辑推荐:

  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古代人类DNA研究,以及来自古代印度河流域文明的个体第一个基因组,以前所未有的细节揭示了中亚和南亚人口随时间变化的血统。

  

生物通报道: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古代人类DNA研究,以及来自古代印度河流域文明的个体第一个基因组,以前所未有的细节揭示了中亚和南亚人口随时间变化的血统。

这些成果公布在9月5日的Science和Cell杂志上,也回答了有关农业起源和南亚和中亚印欧语言来源的长期问题。同期Science杂志还发表了点评文章,指出“这个数据集的规模令研究人员能比先前跨越更多时空点进行基因组比较,令他们能更完美地应对,在几年前还一直无法回答的问题。”

生活在很久之前人类保存至今的基因遗存可为古代人群的活动和互动,以及重大文化创新(如耕种、放牧或语言等)的全球性传播提供一个清晰的视窗。

这项研究由北美,欧洲,中亚和南亚的遗传学家,考古学家和人类学家共同完成,分析了524名从未研究过的古代个体的基因组。这项工作使全球公布的古代基因组总数增加了约25%。

研究人员通过将这些基因组相互比较,并与之前测序的基因组进行比较,将信息与考古学,语言学和其他记录放在一起,这样从中石器时代填写了许多关于谁生活在该地区不同地区的关键细节。这项研究不仅记录了欧亚草原、近东和东南亚各人群间的基因交换,它还揭示了一个反映了与在古代欧洲所见有着类似且平行基因组模式的人群历史,这些发现或能阐明印欧语言文化的传播。

“通过这么多样本,我们可以发现种群之间的微妙相互作用,以及种群内的异常值,这种情况在过去几年中只有通过技术进步才有可能实现,”文章的通讯作者之一,哈佛医学院Blavatnik研究所的David Reich说。

“这些研究涉及古欧亚大陆最深刻的两种文化转变——从狩猎和采集到农业的过渡,以及今天从不列颠群岛到南亚的印欧语言的传播,还有人们的运动,”两位论文的共同第一作者,博士后研究员Vagheesh Narasimhan说,“这些研究特别重要,因为中亚和南亚是世界上未充分研究的地区。”

研究人员还发现,现代亚洲人的主要血统来源于近东的农耕者(他们是在“印度河流域文明”衰落后到来的)以及来自欧亚草原的一群被称为“Yamnaya”的青铜时代的牧民。先前的研究显示,同样这些人也迁移到东欧地区,这可能促成了特征上密切相关的印度-伊朗和巴尔托-斯拉夫语言的广泛播散。

(生物通)

原文标题:

The formation of human populations in South and Central Asia

我来说两句
0  条评论    0 人次参与
登录 注册发布
最新评论刷新
查看更多评论 > >
相关新闻
生物通微信公众号
微信
新浪微博
  • 搜索
  • 国际
  • 国内
  • 人物
  • 产业
  • 热点
  • 科普
  • 急聘职位
  • 高薪职位

知名企业招聘

热点排行

新闻专题

生物通首页 | 今日动态 | 生物通商城 | 人才市场 | 核心刊物 | 特价专栏 | 仪器龙虎榜

版权所有 生物通

Copyright© eBiotrad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信箱:

粤ICP备090634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