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打COVID-19疫苗似乎更能增强免疫反应

【字体: 时间:2021年06月11日 来源:Science

编辑推荐:

  面对COVID-19疫苗供应短缺和不可预见的副作用,一些国家采取了一项未经证实的战略:中途转针。

  

面对COVID-19疫苗供应短缺和不可预见的副作用,一些国家采取了一项未经证实的战略:中途转针。

大多数经批准的疫苗需要间隔几周或几个月注射两剂,但加拿大和几个欧洲国家现在建议对一些患者使用不同的第二剂疫苗。早期数据表明,这种出于需要而产生的方法实际上可能是有益的。

在最近的三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一剂阿斯利康(AstraZeneca)生产的疫苗和一剂辉瑞生物科技(Pfizer-BioNTech)生产的疫苗通过血液测试可以产生强烈的免疫反应。

其中两项研究表明,混合疫苗的反应至少与两剂辉瑞生物科技(Pfizer-BioNTech)产品的保护作用相同,该产品是最有效的COVID-19疫苗之一。

只有少数几种可能的疫苗组合进行了测试。但如果混合疫苗被证明是安全有效的,它可以加快保护数十亿人的努力。

卡洛斯三世卫生研究所的临床研究专家Cristóbal Belda-Iniesta说:“这种可能性为许多国家打开了新的前景。例如,各国政府可以立即分发新疫苗,而不必担心留出第二次注射特定疫苗,以便在几周或几个月后再给人们注射。”

欧洲和加拿大还有一个额外的动机。在政府建议较年轻的人群先不要接种之前,那里有数百万人接受了阿斯利康(AstraZeneca)疫苗的初始剂量,但有患上罕见凝血障碍的风险。他们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再打一剂还是换一种不同的疫苗?

在Belda-Iniesta帮助领导的一项西班牙研究中,448人在最初的阿斯利康剂量8周后接受了辉瑞生物科技的疫苗,几乎没有副作用,并且在第二次注射后2周产生了强劲的抗体反应。他和同事上个月在《柳叶刀》的预印网站上报告说,所有129份血液样本都可以中和非冠状病毒表达的峰值,这是SARS-CoV-2表面蛋白对感染细胞至关重要。
类似地,柏林Charité大学医院的传染病专家Leif Erik Sander和他的同事们发现,61名医护人员以相同的顺序接种了两种疫苗,但间隔了10至12周,产生的刺突抗体水平相当于对照组接受两剂辉瑞生物科技的标准间隔3周,并且没有增加副作用。更令人鼓舞的是,他们的T细胞可以增强抗体反应,也有助于清除体内已经感染的细胞,与完全接种的辉瑞生物技术接受者相比,T细胞对峰值的反应要好一些。在德国乌尔姆进行的一项规模较小的研究得出了类似的结果。两个小组都在medRxiv上发布了预印本。

贝斯以色列女执事医疗中心的Dan Barouch说:“两种不同的疫苗可能比单独使用任何一种疫苗更有效。”他帮助强生公司开发了单剂COVID-19疫苗。该疫苗和两剂阿斯利康疫苗使用一种不复制的腺病毒作为“载体”,将SARS-CoV-2刺突蛋白的DNA编码引入受体细胞。Pfizer-BioNTech和Moderna的疫苗使用信使RNA (mRNA)来编码刺突,细胞吸收并使用刺突来制造蛋白质。

将这两种疫苗混合在一起可以给免疫系统提供多种识别病原体的方法。“mRNA疫苗非常非常擅长诱导抗体反应,而基于载体的疫苗更擅长触发T细胞反应,”Sander说。牛津大学的疫苗专家Matthew Snape同意目前为止联合疫苗的结果是有希望的,但警告说,他们没有解决是否任何T细胞反应的改善是由更长的剂量间隔而不是混合造成的。

最近的研究并不完善,因为它们没有被设计用来评估对COVID-19的实际防护。这将需要大量的人群接受不同的疫苗组合来观察哪些人在几个月内感染和患病。研究所依赖的抗体和T细胞的测量被认为与现实生活中的保护相对应,但研究正在进行,以确定这些相关性到底有多可靠。

不过,研究结果支持了最近的政策变化。西班牙已经批准将两种疫苗混合用于60岁以下人群。加拿大、德国、法国、挪威和丹麦等其他对阿斯利康疫苗施加年龄限制的国家也提出了类似的建议。

未来几周还将公布更多数据。Snape和他的同事们正在研究大约100人的八种疫苗组合:第一剂是阿斯利康或辉瑞生物科技的疫苗,然后是相同或相反的疫苗,间隔4周或12周。该小组上个月在《柳叶刀》杂志上报道说,在阿斯利康4周后接受mRNA疫苗的人比那些接受两剂相同疫苗的人出现了明显更多的副作用;有关这些受试者免疫反应的数据尚未公布。该项目已经扩大到包括Moderna的第二剂mRNA疫苗和Novavax疫苗,后者直接传递刺突蛋白。

伊拉斯谟医学中心(Erasmus Medical Center)临床药理学家Hugo van der Kuy表示,在全世界竞相为尽可能多的人接种COVID-19疫苗之际,这些联合研究可能成为对抗全球疫苗获取“非常令人尴尬”的不平等的又一武器。他说,重要的是要包括在欧洲以外广泛使用的疫苗,比如中国科兴和国药集团(Sinopharm)生产的疫苗,它们依赖SARS-CoV-2的灭活复制品,以及俄罗斯的Sputnik V,它们的两剂疫苗分别使用不同的腺病毒。斯内普对此表示赞同。他说,混合注射“将成为世界上许多致力于充分利用现有疫苗的国家的现实。”

(Gretchen Vogel,生物通编译)

 

相关新闻
生物通微信公众号
微信
新浪微博
  • 搜索
  • 国际
  • 国内
  • 人物
  • 产业
  • 热点
  • 科普
  • 急聘职位
  • 高薪职位

知名企业招聘

热点排行

    今日动态 | 生物通商城 | 人才市场 | 核心刊物 | 特价专栏 | 仪器云展台 | 免费试用 | 今日视角 | 新技术专栏 | 技术讲座 | 技术期刊 | 会展中心 | 中国科学人 | 正牌代理商

    版权所有 生物通

    Copyright© eBiotrad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信箱:

    粤ICP备090634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