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时的研究?精神分裂症和痴呆症之间的确存在相似性!

【字体: 时间:2022年08月05日 来源:MAX-PLANCK-GESELLSCHAFT

编辑推荐:

  在额颞叶痴呆患者中,与精神分裂症患者一样,大脑网络也会受到影响。

  


研究人员首次比较了精神分裂症和额颞痴呆,这两种疾病都位于大脑的额叶和颞叶区域。其实,这个想法可以追溯到1899年,艾米尔·克雷佩林(Emil Kraepelin)创造了“早老性痴呆”(alzheimer preecox)这个词,用来描述年轻患者的精神和情绪逐渐衰退。他的方法很快受到了挑战,因为只有大约25%的患者出现了这种形式的疾病进展。但现在,在成像和机器学习的帮助下,科学家们实际上首次发现了大脑中神经解剖模式的有效迹象,这些模式类似于额颞叶痴呆患者的特征。Kraepelin也许在某些方面是对的。

基础研究领域的科学家们很少会回到120多年前似乎已经过时的研究结果。就研究人员和医生尼古拉·库特苏勒里斯(Nikolaos Koutsouleris)和马蒂亚斯·施罗德(Matthias Schroeter)而言,这甚至是一种动力。

Emil Kraepelin是马克斯·普朗克精神病学研究所和路德维希·马克西米利安慕尼黑大学精神病院的创始人,他在1899年创造的术语“早老性痴呆”,这是他对那些越来越逃避现实、陷入不可逆转的、类似痴呆状态的年轻人的定义。Kraepelin活着看到他的概念被驳斥。到了20世纪初,专家们开始用“精神分裂症”这个词来形容这些患者,因为这种疾病并不是对所有相关的人都那么糟糕。Kraepelin提出了前额颞叶疾病的观点,他认为导致患者有时衰弱的原因在于大脑的额叶和颞叶区域。这是个性、社会行为和同理心受到控制的地方。

Koutsouleris在Kraepelin的工作场所——马克斯·普朗克精神病学研究所和路德维希·马克西米利安大学工作,他说:“但是这个想法被抛弃了,因为在这些患者的大脑中没有发现阿尔茨海默病中神经退行性过程的病理证据。自从我成为一名精神科医生,我就想研究这个问题。”

15年后,有了足够大的数据集、成像技术和机器学习算法,这位教授拥有了可能找到答案的工具。他找到了合适的合作伙伴马蒂亚斯·施罗特(Matthias Schroeter),他在马克斯·普朗克人类认知与脑科学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Human Cognitive and Brain Sciences)研究神经退行性疾病,特别是额颞痴呆。

精神分裂症和额颞叶痴呆有何相似之处?

额颞叶痴呆(FTD),尤其是行为变异(bvFTD),在其早期阶段很难识别,因为它经常与精神分裂症相混淆。因此,相似之处是显而易见的:两组患者的性格和行为都发生了变化。对受影响的人和亲属来说,通常会发生戏剧性的变化。由于这两种疾病都位于大脑的额叶、颞叶和岛叶区域,因此很明显也可以将它们直接进行比较。Koutsouleris在描述他的计划时说:“他们似乎有着相似的症状谱,所以我们想在大脑中寻找共同的特征或模式。”

通过一个国际团队,Koutsouleris和Schroeter使用人工智能训练两种疾病的神经解剖学分类器,并将其应用于不同队列的大脑数据。研究结果刚刚发表在著名的《美国医学会精神病学》杂志上,即41%的精神分裂症患者符合bvFTD的分类标准。Koutsouleris和Schroeter回忆说:“当我们在精神分裂症患者身上也看到这种情况时,它敲响了警钟——表明这两种疾病之间有相似之处。”该研究团队发现,患者的bvFTD评分(衡量两种疾病之间的相似性)越高,他们更有可能出现“bvFTD样”表型,而且在两年内改善症状的可能性也越低。

一位23岁的病人没有康复

“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我23岁的病人出现了幻觉、妄想和认知缺陷等精神分裂症的症状,甚至在两年后都没有得到改善,而另一个一开始情况同样糟糕的病人却继续接受教育,并找到了女朋友。我一次又一次地看到这些年轻人根本没有康复。”

当研究人员还检查了高危患者(比如这位23岁的年轻人)的相关性时,他们发现,Kraepelin在神经解剖学层面上首次明确描述了这一点:一些患者的病情没有任何改善,相反。类似的神经元结构也受到了影响,尤其是大脑中负责注意力控制、同理心和社会行为的所谓“默认模式”网络和突显网络,显示存放神经元的灰质区体积下降。在bvFTD中,某些神经元(von Economo神经元)死亡;在精神分裂症患者中,这些神经元也会发生改变。这从神经解剖评分中可以反映出来:一年后,这些受严重影响的人的评分增加了一倍。作为比较,科学家们还使用一个特定的分类器计算了阿尔茨海默氏症的评分,但没有发现这些影响。“这意味着早老性痴呆的概念不能再完全消除;我们提供了第一个有效的证据,证明Kraepelin是正确的,至少在一些病人身上是正确的,”Schroeter总结道。

在今天,或者在不久的将来,这意味着专家将能够预测患者属于哪一类。Koutsouleris敦促说:“然后可以在早期阶段开始强化治疗支持,以开发任何剩余的恢复潜力。”此外,可以针对这一亚群开发新的个性化治疗,促进受影响神经元的适当成熟和连接,并防止其作为疾病过程的一部分的进行性破坏。

相关新闻
生物通微信公众号
微信
新浪微博
  • 搜索
  • 国际
  • 国内
  • 人物
  • 产业
  • 热点
  • 科普
  • 急聘职位
  • 高薪职位

知名企业招聘

热点排行

    今日动态 | 生物通商城 | 人才市场 | 核心刊物 | 特价专栏 | 仪器云展台 | 免费试用 | 今日视角 | 新技术专栏 | 技术讲座 | 技术期刊 | 会展中心 | 中国科学人 | 正牌代理商

    版权所有 生物通

    Copyright© eBiotrad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信箱:

    粤ICP备090634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