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管轶 甲流“变异” 疫苗还“有效”吗?

【字体: 时间:2009年11月30日 来源:生物通

编辑推荐:

  编者按:甲流爆发,全世界的流感专家都围着“疫情”、“病毒”在转,国际权威流感专家,管轶教授,就是这些忙碌的身影中的一员。既要忙着做科研,又要参与到甲流疫情会议。不久前,他曾接受《Science》杂志的专访,曾在《Nature》杂志上发表甲流最新的研究进展。百忙中,管轶教授还要抽出时间接受采访,生物通记者多次得到管轶教授的垂青,从禽流感到新流感,每一次疫情,管轶教授都乐于将他的专业知识通过记者之手传递给民众。这一次,也不例外。

  

生物通编者按:2009,已渐行渐远,生命科学的精彩还在继续演绎。一个新的发现可能创造一个全新的研究领域,一个新的发现可能彻底颠覆经典理论,每一位科学家都是生命科学领域的弄潮儿,他或推动着生命科学深刻地变革,或默默填补生命科学认识的鸿沟。2009年,点亮生命之光的是谁?奏响生命之歌的是谁?关注他们,关注赛默飞世尔特约之2009年度生命科学十大风云人物评选!

 

 

甲流爆发,全世界的流感专家都围着“疫情”、“病毒”在转,国际权威流感专家,管轶教授,就是这些忙碌的身影中的一员。既要忙着做科研,又要参与到甲流疫情会议。不久前,他曾接受《Science》杂志的专访,曾在《Nature》杂志上发表甲流最新的研究进展。百忙中,管轶教授还要抽出时间接受采访,生物通记者多次得到管轶教授的垂青,从禽流感到新流感,每一次疫情,管轶教授都乐于将他的专业知识通过记者之手传递给民众。这一次,也不例外。

 

近期的甲流呈爆发式增长,人们对它的关注度也不断增长,而尤其吸引人关注的问题是,“甲流变异了”,面对甲流疫情,很多问题都还不曾解决又冒出了新问题,带着这些问题,生物通记者采访了流感猎人管轶教授,这位对各种流感病毒系统研究超过20年的专家给我们答疑解惑。

 

生物通:甲流病毒是一种不稳定的病毒,近期,全球范围都有报道甲流变异的情况,在这个大爆发的时间出现变异是什么样的原因?

 

管轶:对于一个新病毒,尤其是跨越种间屏障的病毒而言,在流行的初期“变异率”是不高的,因为,初期人们对甲流普遍没有抵抗力,甲流病毒在没有免疫压力的情况下很“安逸”,自然不会发生很多变异。

 

而一旦,甲流病毒广泛传播开来后,人群中对甲流病毒有免疫力的比例逐步升高了,甲流病毒就不再“安逸”了,面对人类的免疫力,它开始有生存压力了,不变异就会被人体免疫力杀死,专业地说,人体产生的抗体迫使病毒发生抗原变异,以逃避抗体的绞杀。

 

这就是,甲流从4月出现以来,到现在差不多半年的时间后才发生变异,主要是因为人群中的免疫压力逐步升高,导致病毒“思变”。

 

生物通:甲流变异对我们的疫苗有什么影响?

 

管轶:这里有两个概念要说一下,甲流变异存在2种变法。一种为:点突变;一种为:杂交重组突变。点突变是说在病毒的8个片段上某些片段发生细微的变化,这种变化常发生在HA片段的可变区。

 

另一种杂交重组突变是说两个不同的毒株发生了杂交,病毒骨架都发生了变化,某一个基因片段被新的片段取代了,病毒发生巨大的变化。就比如说,现在流行的甲流病毒,它就有猪流感的片段、禽流感的片段还有人流感的片段。杂交重组突变往往会产生新的病毒。

 

对于疫苗来说,以往WHO每年都开两次会议,针对季节性流感全世界的专家坐在一起研究从血清学来观察病毒的变异性,如果病毒发生了严重的变异,季节性流感疫苗已经无法提供有效的保护,那么,WHO将会组织科学家筛选新的疫苗毒株。

 

整个过程都有一套标准的程序,经过多年的历练,科学家们在抗击流感方面取得了很多宝贵的经验,生产疫苗的设备放在那,标准程序放在那,因此说,重新设计并不难。

 

关键在于监测,长期监测甲流的变异动向是十分关键的。流感变异在前,监测在后,人类不可能提前预知甲流变异,但是可以监测变异动向,这对评估疫情严重程度、疫苗设计、药物设计都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生物通:目前有报道说,新甲流已经感染了家猪和家猫,这可能为甲流进一步变异带来哪些影响?秋冬季节正是禽流感易发期,若发生禽流感疫情,可能带来什么危害?

 

管轶:这是个好问题。从我掌握的资料来看,全球有十个国家的家猪感染了新甲流,最早在加拿大发现,后来美洲很多国家有,如阿根廷等,我国的黑龙江也有。

 

本来这个新甲流就来源于猪,它可以感染猪并不奇怪,但是,我这里就有个担心,猪能感染多种甲流病毒,等于说,新甲流进入猪体后就获得了与其他多种甲流相遇的机会。我国大概有5亿多头猪,新甲流进入猪体内与其他甲流杂交的机会就很大了,但究竟什么时候变,怎么变,这是未知的。

 

而对猫而言,它本身携带的其他流感病毒就少,因此,甲流在猫身上重组的几率就小很多,不构成大的隐患。

 

关于人感染禽流感的问题就要打个大问号。目前,人H5N1禽流感的病死率是60%,一旦新甲流获得了禽流感的致病力那就十分可怕了,可以说,那将是一场“人瘟”了。

 

现在的问题就是,人流感和禽流感在哪会相遇?在人体相遇?或在猪体相遇?

 

幸运的是,目前人禽流感还是偶发现象,没有出现人传人的情况。现在甲流大流行,新甲流与禽流感相遇的机会就可能增加。而对猪而言,由于猪感染禽流感的关注度比较低,所以,新甲流与禽流感会不会在猪体内相遇也难说。

 

生物通:对甲流变异的监测问题您怎么看?

 

管轶:甲流变异在先,监测在后,所以说,我们发现甲流变异永远都是被动的,有个滞后的情况,CDC不可能监测到所有的变异情况,毕竟基数那么大,现在中国CDC的监测情况比以前进步了。我要强调的是,长期监测是关键。

 

生物通:内地甲流的发病率和死亡率都比较低,是不是民间的传言,中国人对甲流有天生的抵抗力?

 

管轶:发病率和死亡率的监测是个难题,存在很多不定因素,比如说,普通老百姓得甲流了,症状轻,简单处理一下就治好了,CDC无从了解到全面的发病数据。死亡率的监测相对要好点,但也不可能掌握到所有的数据。

 

目前,WHO经过统计分析发现,各国的死亡率基本上保持在同一个水平,通过人口基数来推算死亡人数比较准确,目前的死亡率约为:4-5个人/100万人。

 

无论白种人、黑种人还是黄种人,死亡率都相似,中国人对甲流有抵抗力的说法没有科学根据,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证实这一说法是正确的。

 

生物通:甲流疫苗的接种问题一直受到关注,有报道说,美国和英国的民众很大比例对甲流疫苗的持犹豫和怀疑的态度,生物通也曾做过网络调查,有60%的读者对甲流疫苗有顾虑,您怎么看?

 

管轶:任何一种疫苗都不可能完全没有不良反应的,我们常用的疫苗也有人接种后发生过敏现象,最近葛兰素史克的甲流疫苗在加拿大就出现了过敏现象,美国的ABC已经报道了。主要是接种的人群中出现不良反应的比例超出了原本的预期比例,因此,这批产品就被召回了。

 

葛兰素史克的标准是,每10万人中有1人出现过敏反应,现在的情况是达到了每2万人中出现1个过敏反应者,因此要召回疫苗。

 

我认为,中国的百姓对甲流疫苗的顾虑也处于无法得知过敏比例有多高,打个比喻说,接种甲流的过敏反应可能致死,得甲流也可能致死,那么民众会考虑,选择一种死亡几率低的。因此说,疫苗生产厂家应该公开这个数据,将衡量疫苗正常不良反应的标准公开给公众,这样可能会打消部分人的顾虑。

 

后记:采访管轶教授多次了,在他这,我总能听到最前沿、最真实的声音。

(生物通 张欢)

 

管轶最新《Nature》文章 证实新流感确实来自猪

Science专访管轶 为中国鸣冤 猪流感不来自中国

相关新闻
生物通微信公众号
微信
新浪微博
  • 搜索
  • 国际
  • 国内
  • 人物
  • 产业
  • 热点
  • 科普
  • 急聘职位
  • 高薪职位

知名企业招聘

热点排行

    今日动态 | 生物通商城 | 人才市场 | 核心刊物 | 特价专栏 | 仪器云展台 | 免费试用 | 今日视角 | 新技术专栏 | 技术讲座 | 技术期刊 | 会展中心 | 中国科学人 | 正牌代理商

    版权所有 生物通

    Copyright© eBiotrad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信箱:

    粤ICP备090634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