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专访管轶 为中国鸣冤 猪流感不来自中国

【字体: www.ebiotrade.com 时间:2009年05月06日 来源:Science

编辑推荐:

  生物通报道,5月5日权威流感专家管轶近期接受Science杂志专访,批评世界卫生组织反应过慢,没有及早提高警戒级别;同时依据病毒序列澄清病毒来自中国的谣言。在Science专访管轶教授以前,生物通有幸在4月29日采访了身在香港的管轶先生。了解5月前专访内容,请点击:http://www.ebiotrade.com/newsf/2009-4/2009430123412247.htm

分享到:
  

生物通报道,5月5日权威流感专家管轶近期接受Science杂志专访,批评世界卫生组织反应过慢,没有及早提高警戒级别;同时依据病毒序列澄清病毒来自中国的谣言。在Science专访管轶教授以前,生物通有幸在4月29日采访了身在香港的管轶先生。了解5月前专访内容,请点击:http://www.ebiotrade.com/newsf/2009-4/2009430123412247.htm

 

管轶,具有丰富的流行病学经验的病毒学家。2003年春,任香港大学教授的管轶教授首个分离到SARS病毒。尽管令管轶教授成名的是非典冠状病毒,其实管轶教授在读博士期间师承当期最著名的流感学专家Robert Webster(美国田纳西州孟菲斯St.Jude儿童医院教授),研究的课题就是猪流感病毒。目前,管轶教授正与Webster实验室的研究团队合作。

 

对于此次疫情,管轶教授对世界卫生组织持批评态度,面对紧急的疫情,WHO的反应速度太慢。在实验室长时间工作后,管轶教授百忙中抽空接受了ScienceInsider的专访。

 

ScienceInsiderWHO有什么地方做错了吗?

 

管轶:424号(星期五)晚,我正在孟买机场,等待航班回香港。那时候,WHOCDC已经了解到墨西哥的情况。墨西哥官方表示,目前猪流感已经人传人了,并且开启了每周发病率和死亡率报告制度,那时候美国已经有3例猪流感,并且这3例来自群间传播。显然,猪流感已经在美国爆发了,只是当时的情况还没那么严重,还没有死亡病例。

 

ScienceInsider:您的意思是WHO应该及时提高警戒级别?

 

管轶:是的,在周五(424号)的时候WHO应该将警戒级别提至4或是5。我们因此错过了狙击猪流感的黄金时期。短短的几个小时可能有上百的人染上病毒。每一秒都很宝贵。我们犯了个大错误,从那时候起,大流行就进入倒计时。

 

ScienceInsider:为什么猪流感在墨西哥的致死率比其他地方的严重?

 

管轶:我们目前掌握的信息还不足以了解为何病毒在墨西哥以外的地区更温和。

 

在疫情发生的初期阶段,大部分的病毒的适应性比较低。

 

ScienceInsider:这次的H1N1具有令人惊讶的适应性?

 

管轶:所有的病毒在种间传播期都会加速变异。目前,为何H1N1如此快适应种间传播还未知。我们目前对A型流感病毒如何建立在人群间的适应力的机制还不了解。人流感和猪流感还是存在很大差别的。所以说,这次的病毒对人来说是一种新型的病毒,因此大部分人缺乏对它的抵抗力。这也是大流行形势变得紧急的原因。这株新的毒株是否会变逐步变异增强毒力,变得像西班牙流感一样杀死大量的人类,这个问题暂时我们还没有头绪。

 

ScienceInsider:这取决于毒株深度变异吧?

 

管轶:是的,这取决于该毒株是否与其他流感毒株重组,尤其令人担忧的是,它是否会与H5N1重组。如果发生这样的重组,那将是人类的噩梦。

 

ScienceInsider:您所说的是世界末日的病毒吗?

 

管轶:这种重组的几率很低,很低,但不代表没有重组的机会。目前,H5N160多个国家盛行,大部分地区都发生动物疫情,除了北美洲。

ScienceInsider:如果噩梦成真会怎么样?

管轶:如果真的这样,我将马上退休,把自己锁进P3实验室。禽流感的致死率高达50%。即便是注射疫苗,也来不及了。也许它能在短短几十个小时内夺人生命。

 

ScienceInsider:目前您掌握了多少关于H1N1的资料?

 

管轶:我们目前基本上掌握了H1N1的进化路径。这个病毒的很多特殊片段有助我们对病毒溯源。我们目前已经绘制了一个巨大的进化树。我的前导师,Ken Shortridge1976年开始监测流感,每次流感的变异我们都有进行记录。

 

ScienceInsider:有些媒体责难中国,认为病毒来自中国,您怎么看?

 

管轶:事实上,这次是错怪了中国。这个病毒的片段至少来自45个地区。

 

ScienceInsider:很惊讶您竟然对病毒的来源了解这么多?

 

管轶:是的,基本上我们差不多已经绘制出病毒的来源图了,正准备写一篇文章。但是,关于这株毒株来自哪,如何跨越种间障碍的信息还需从美国合作伙伴这边获得。

 

ScienceInsider:面对流感我们缺乏哪些知识?

 

管轶:每年我们都开会讨论流感的来源分布,但是我们还不知道流感病毒如何跨越种间障碍,哪个毒株可能造成大流行?没有人知道,我们目前的知识无法帮助我们判断流感病毒大流行的潜质。这是个巨大的缺陷。

 

我们现在一直在研究H5N1,我们每年监测鸟类的H5N1样本,采样量达到50,000-60,000个。这是非常机械的工作,也是非常危险的工作。我们希望及早了解H5N1在生态系统的情况,通过掌握第一手的资料更好的防禽流感。

(生物通 张欢编译)

 

生物通推荐原文阅读:Exclusive: SARS Sleuth Tracks Swine Flu, Attacks WHO

链接地址:http://sciencenow.sciencemag.org/cgi/content/full/2009/504/1

 

更多阅读

生物通专访管轶教授文章

http://www.ebiotrade.com/newsf/2009-4/2009430123412247.htm

我来说两句(0)

[Ctrl+Enter]

加载读者评论......
  • 搜索
  • 国际
  • 国内
  • 人物
  • 产业
  • 热点
  • 科普

热搜:管轶|猪流感|中国|

  • 急聘职位
  • 高薪职位

知名企业招聘

  • 国外动态
  • 国内进展
  • 医药/产业
  • 生态环保
  • 科普/健康

新闻专题

相关文章:

    加载相关文章......

今日文章:

    加载今日文章......

生物通首页 | 今日动态 | 生物通商城 | 人才市场 | 核心刊物 | 特价专栏 | BBS交流

版权所有 生物通

Copyright© eBiotrad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信箱:

粤ICP备090634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