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流疫苗副作用要如何评估才准确?

【字体: www.ebiotrade.com 时间:2009年11月30日 来源:生物通

编辑推荐:

  生物通报道,H1N1还在持续,疫苗接种计划也在持续,我们寄希望于疫苗,期盼着疫苗可以阻挡住H1N1的脚步,将它拒之门外。然而,不良反应事件的出现,总是揪着人们的心,打疫苗究竟安全吗,患甲流死的几率与疫苗不良反应死的几率,孰高孰低?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问号。

分享到:
  

生物通报道,H1N1还在持续,疫苗接种计划也在持续,我们寄希望于疫苗,期盼着疫苗可以阻挡住H1N1的脚步,将它拒之门外。然而,不良反应事件的出现,总是揪着人们的心,打疫苗究竟安全吗,患甲流死的几率与疫苗不良反应死的几率,孰高孰低?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问号。

 

不久前,内地有2人接种甲流疫苗后死亡,近期,加拿大也出现葛兰素史克甲流疫苗不良反应事件,截至117日,加拿大总共有660万人接受了疫苗注射,出现严重过敏反应的有36人,其中1人死亡。不过,这位老年人的死因是否直接与疫苗注射有关,目前还在调查中。

 

据介绍,目前,这批疫苗全部被召回。

 

对于加拿大甲流疫苗不良反应事件,近期生物通记者采访权威流感专家管轶教授时征询了他的看法。

详情请查看专访文章:专访管轶 甲流“变异” 疫苗还“有效”吗?

 

管教授介绍道,葛兰素史克公司对甲流疫苗的不良反应(指过敏,而非正常的一过性疫苗反应)控制是有一个严格的标准的。目前,葛兰素史克的标准是,10万剂疫苗可能会发生1例严重过敏反应。 而目前在加拿大的接种过程中,过敏率已经高达2万剂疫苗发生1例严重过敏反应。因此,葛兰素史克紧急召回了同批次还未接种的疫苗。

 

另据媒体报道,葛兰素史克已经使用的其他批次疫苗的严重过敏反应率是十万分之0.54

 

的确,出现疫苗过敏现象是接种者不愿见到的事情,也是可能左右普通人是否自愿接种甲流疫苗的关键问题。

 

笔者认为,目前,摆在面前的一个问题是,如何准确评估甲流疫苗的安全性是十分重要的问题,也是无法回避的问题。

 

20091030《柳叶刀》(Lancet)在线发表一篇文章,提醒人们——评估H1N1疫苗安全性莫忽视“背景” Importance of background rates of disease in assessment of vaccine safety during mass immunisation with pandemic H1N1 influenza vaccines

 

该文章主要关注的是,区分甲流疫苗正常的、一过性的普通不良反应,和诱发严重过敏反应的发生率。

 

我们当然不可能饮鸩止渴,但也不能因噎废食!一个经过科学评估,安全性得到肯定的疫苗是值得大众相信并接受的。

 

笔者期望,国内的甲流疫苗也能公开这些数据和评判标准,以获得大众的信赖!

(生物通 小茜)

附《柳叶刀》论文简介(来自中国医学论坛报)

   

注射H1N1疫苗后普通不良反应

 

关于疫苗安全性的“谣言”散播可能引起公众恐慌,拒绝接受或中断疫苗接种,进而对公共卫生安全造成危害。曾有一段时间,关于麻疹-腮腺炎-风疹疫苗可引起儿童孤独症的说法在英国盛行,导致了该疫苗接种率下降,相关疾病的发病率和死亡率上升;尼日利亚宗教领袖认为口服脊髓灰质炎疫苗会对人造成危害因此反对接种,造成该国脊髓灰质炎病例增加;澳大利亚1名少年运动员接种人乳头状瘤病毒(HPV)疫苗后死亡,引发HPV疫苗撤市的呼声;以色列4人在接种2006年季节性流感疫苗后的24小时内死亡,导致该国疫苗接种一度停止。

 

同样,在当前的紧迫形势下,随着接种疫苗者数量上升,不良事件的发生例数也将随之增加。对H1N1流感疫苗安全性的错误理解和评估,也可能导致不必要的公众恐慌,进而对疫苗接种普及工作造成不良影响。

 

某些疾病的背景发生率

 

来自美国的辛辛那提儿童医院的布莱克(Black)等分析了加拿大、美国、巴西、芬兰、澳大利亚等国与H1N1疫苗接种看似相关的疾病和事件,如吉兰-巴雷综合征、多发性硬化、流产、不明原因死亡等的背景发生率,指出接种疫苗与这些疾病和事件之间的相关性取决于背景发生率与实际发生率的差异。

 

研究者分析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美国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CDC)和英国健康保护局(Health Protection Agency)提供的相关疾病和事件的背景发生率,并通过查阅文献,寻找芬兰、巴西、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国的疾病背景发生率。

 

根据统计,吉兰-巴雷综合征在不同国家不同年龄段人群中背景发病率各异。芬兰吉兰-巴雷综合征的背景发生率最高,在0-17岁人群中发病率仅0.18/10万人-年,在65岁或以上老年人中可以达到10.13/10万人-年。英国65岁以上人群中该病的发生率为4.57/10万人-年。

 

视神经炎作为多发性硬化的首先表现,其背景发生率因性别不同而有差异。在瑞典10-19岁女孩中,其发生率是同年龄男孩中的12倍。国家之间的视神经炎发生率也有差异。瑞典20-39岁女性中,该病的发生率为17.5/10万人-年,而在美国所有年龄女性中该病的发生率为7.5/10万人-年,在新加坡所有年龄女性中该病发生率为0.83/10万人-年。

 

研究者统计上述各国的接种者在症状出现后1小时内的猝死情况,发现美国军人中猝死的发生率较高。

 

分析还发现,妊娠女性意外流产和早产的发生率在不同国家和不同年龄段人群中有差异,但占妊娠总数的比例都较高。例如,美国女性意外流产的比例在不超过24岁的人群中为10.4%,但在超过35岁的人群中该比例上升至22.4%。早产(胎龄<37周)的发生率在芬兰、法国和瑞典均在6%上下,而在美国大约为11%左右。

 

对比“背景”与“现实”

 

根据背景发生率,研究者推测,在接种H1N1疫苗的1周之后,预估吉兰-巴雷综合征的发生率为3.58/1000万接种者,但具体的发病例数还与当地接种者的人口统计学特征相关;推测意外流产的发生率在接种后1天内的发生率大约为397/100万接种妊娠妇女;推测症状发生后1小时内死亡的发生率在接种后6周的发生率大约为5.75/1000万接种者。

 

研究者提出,对比接种后实际报告的发生率与上述背景发生率的差异,人们可以真正找到那些与疫苗接种存在可能关联的不良事件,排除“假阳性”,从而为公共卫生工作者、媒体和大众提供准确的疫苗安全性信息,减少不必要的公众恐慌。

 

注意其他影响发生率的因素

 

研究者还指出,在落实此项策略时,应该注意地理、季节、种族、年龄的差异,以及处理数据的方法等。例如,有些数据是个点估测值(point estimate),在与95%置信区间比较时就应注意;在某些疾病的登记数据库中,对确诊疾病的发病率统计,将低于对疑似疾病的发病率统计。年龄和地理因素将影响疾病的背景发生率,例如在考虑吉兰-巴雷综合征时应当考虑到英国和芬兰两国的差异,以及该病在老年人中背景发生率更高的特点。由于H1N1疫苗优先接种的人群,其年龄分布可能与普通大众不同,应该考虑到这一因素。

 

该策略受到一定限制

 

在同期发表于《柳叶刀》的评论文章中,来自美国CDC的德斯蒂芬诺(DeStefano)提出,对比背景发病率的策略虽然有助于人们找出有关疫苗安全性的真实因素,但其应用起来受到一些实际因素的限制。

 

准确定义某种疾病的背景发生率及其可信区间是困难的。例如,许多国家缺乏系统的疾病登记制度,不良事件自动上报的制度可能会使某些不良事件的发生率被低估,定义事件、寻找病例、年龄分群的方法不统一等都会影响对疾病和不良事件发生率的统计准确性。此外,可适用某一个背景发生率的实际接种人群数很难确定,通常在接种疫苗时不会关注特定年龄和地理分布。

 

但这是否意味着人们对此无计可施呢?DeStefano指出,美国采取的措施包括:采用基于网络的监测体系,前瞻性随访接种疫苗者的后续不良事件;开展对不良事件相关因素的快速分析;通过疾控中心协调开展全国性联网监测,积极寻找吉兰-巴雷综合征病例等,通过多系统合作可以更准确和快速地了解不良事件的真实发生情况。

 

 

我来说两句(0)

[Ctrl+Enter]

加载读者评论......
  • 搜索
  • 国际
  • 国内
  • 人物
  • 产业
  • 热点
  • 科普
  • 急聘职位
  • 高薪职位

知名企业招聘

  • 国外动态
  • 国内进展
  • 医药/产业
  • 生态环保
  • 科普/健康

新闻专题

相关文章:

    加载相关文章......

今日文章:

    加载今日文章......

生物通首页 | 今日动态 | 生物通商城 | 人才市场 | 核心刊物 | 特价专栏 | BBS交流

版权所有 生物通

Copyright© eBiotrad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信箱:

粤ICP备090634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