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专家管轶 解读猪流感

【字体: www.ebiotrade.com 时间:2009年04月30日 来源:生物通

编辑推荐:

  编者按 禽流感还没有远离人们的视线,一场猪流感已经席卷了美洲大陆,目前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将流感大流行警告级别提高到5级,早在世卫组织提高警戒之前,著名的流感权威专家,香港大学微生物系教授管轶表示,世界卫生组织对警戒级别认定过于保守,指其应该早些提高警戒级别。为此,生物通记者第一时间连线管轶教授,就猪流感问题采访了管教授。

分享到:
  

编者按  禽流感还没有远离人们的视线,一场猪流感已经席卷了美洲大陆,目前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将流感大流行警告级别提高到5级,早在世卫组织提高警戒之前,著名的流感权威专家,香港大学微生物系教授管轶表示,世界卫生组织对警戒级别认定过于保守,指其应该早些提高警戒级别。为此,生物通记者第一时间连线管轶教授,就猪流感问题采访了管教授。

 

管轶教授在百忙中,抽空接受了生物通的采访。

 

管轶,具有丰富的流行病学经验的病毒学家。2003年春,任香港大学教授的管轶教授首个分离到SARS病毒。尽管令管轶教授成名的是非典冠状病毒,其实管轶教授在读博士期间师承当期最著名的流感学专家Robert Webster(美国田纳西州孟菲斯St.Jude儿童医院教授),研究的课题就是猪流感病毒。目前,管轶教授正与Webster实验室的研究团队合作。

 

生物通:在这次的疫情中,我们发现墨西哥的死亡率比较高,而在其他国家死亡率并不高,这其中有什么原因?毒力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吗?

 

管轶:现在说哪个毒株的毒力更强还为时尚早,但是我们可以看出美国和墨西哥的死亡率存在差异。这其中受很多因素的控制,不能一概而论,目前还没有足够的证据去判断,尤其在疫情的前期阶段。在日后获得更多信息的情况下,我们就能做出一个准确的判断了。

 

生物通:与非典相比,猪流感疫情哪个严重些?有相似之处吗?


管轶:与非典相比,两者都是呼吸道疾病,通过呼吸道感染,能引发肺炎。可以肯定的说,非典比猪流感更严重。

 

生物通:目前香港用哪种检测技术来检查猪流感,如何区分毒株是猪流感还是人流感?

 

管轶:目前主要用PCR技术,用特异的引物区分人流感和猪流感。

 

生物通:目前猪流感的身份鉴定问题牵动人心,世界卫生组织专家以及我国的专家称,称此次的疫情为猪流感是不对的,这株毒株包含有人流感,禽流感的序列,并且没有在猪群内流行,应该叫北美流感或是墨西哥流感,对于这个观点您怎么看?

 

管轶:没有在猪群中爆发流行不代表猪不感染,这是两个定义,如果去做实验,在实验室环境下拿这个毒株感染猪,猪一定会感染的,只是说感染后发病的严重程度可能不一样。虽然说,测序的结果表明这是一株杂交毒株,有人流感和禽流感的片段,但是,序列的主要部分还是猪流感的,有猪流感的骨架,穿插有人流感和禽流感片段。

 

因此说它是猪流感并不为过,最妥当的叫法是Swine-like Influenza。其实命名的问题,并不重要。等事态得到控制,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坐下来慢慢商讨。

 

生物通:这株流感病毒的主要序列是来自猪流感,可以说它与猪流感的亲缘性最近,如果说是由猪流感变异而来的话,是一个怎样的变异机制呢?

 

管轶:目前为止,我们掌握的资料信息还不能回答这个问题。不过,序列出来后,这将是研究的项目之一。

 

生物通:目前的报道称,猪流感已经可以人传人,有没有可能加速禽流感的变异?因为据报道猪是流感病毒的混合器,在目前的环境下,需要多长时间完成禽流感人传人的变异?

 

管轶:这完全取决于禽流感在动物中爆发的频率与动物与人类接触的几率的大小。如果常常爆发,且与人类有密切的接触,人传人的这一天就来得快些,如果控制得当,这一天就来得慢些。

 

就这个猪流感来说,从感染猪到感染人的转变花费了很多年时间。我们现在了解到的知识背景不足以让我们知晓促进人传人的条件是什么。这些都是未来要研究的课题。


生物通:现在有什么方法可以治疗猪流感患者?


管轶:目前这一病毒对神经氨酸酶抑制剂还是敏感的,比如说,对Tymiflu(达菲)是敏感的。其他传统的抗病毒药物就没有效果,比如说,金刚烷胺。

 

最后,生物通全体同仁感谢管轶教授在百忙中抽空接受访问!


(生物通 张欢)

 

禽流感相关文章

管轶访谈录:人禽流感大爆发前夜

独家专访禽流感权威专家:管轶

专访管轶教授精彩语录——关于禽流感你所不知道的事

 

管轶教授

管轶的正式身份是香港大学微生物系教授,但圈内人更为熟悉的身份是汕头大学医学院/香港大学医学院联合流感中心主任,该实验室是在WHO、李嘉诚基金会的支持下成立的,是我国对华南地区流感病毒进行系统监测、研究的重要科研基地,也是目前备受国际关注的几个重要实验室之一。套用邓小平的“一国两制”,管轶戏称他的实验室是“一室两地”。每年他穿梭于香港、汕头两地,进行基础研究和不间断的病毒监测工作。这种日复一日的、烦琐但又需耐心的病毒监测、流行病学调查工作,早在1997年香港全球首次禽流感暴发之前就开始了。2000年以来管轶和他的研究伙伴在华南多个省份的范围内采集到15万多只鸟的样本,对250多个H5N1禽流感病毒株进行测序,在禽流感病毒的分子流行病学方面取得了翔实、准确的第一手数据资料,其工作量之大,数据之巨,过程之繁,世界上没有哪个实验室能与之相比。

我来说两句(0)

[Ctrl+Enter]

加载读者评论......
  • 搜索
  • 国际
  • 国内
  • 人物
  • 产业
  • 热点
  • 科普
  • 急聘职位
  • 高薪职位

知名企业招聘

  • 国外动态
  • 国内进展
  • 医药/产业
  • 生态环保
  • 科普/健康

新闻专题

相关文章:

    加载相关文章......

今日文章:

    加载今日文章......

生物通首页 | 今日动态 | 生物通商城 | 人才市场 | 核心刊物 | 特价专栏 | BBS交流

版权所有 生物通

Copyright© eBiotrad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信箱:

粤ICP备090634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