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 Immunol:揭示免疫调节的未知方面

【字体: 时间:2014年07月03日 来源:生物通

编辑推荐:

  最近,澳大利亚免疫学家的一项新发现,揭示了产生抗体的“B细胞”的另外一个作用,相关研究结果于2014年7月1日发表在世界免疫学领域顶级同行评鉴刊物《The Journal of Immunology》。

  

生物通报道:最近,澳大利亚免疫学家的一项新发现,揭示了产生抗体的“B细胞”的另外一个作用,相关研究结果于2014年7月1日发表在世界免疫学领域顶级同行评鉴刊物《The Journal of Immunology》。

这项研究,由悉尼加文医学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助理Stacey Walters和副教授Shane Grey带领完成,表明B细胞也参与“调节性T细胞(regulatory T cells)”的发育。

胸腺——胸腔中一种软的三角形器官,是T细胞发育的主要场所。T细胞从一种未分化的状态,逐渐“驱动分化”成具有多种生物学功能,如直接杀伤靶细胞、辅助或抑制B细胞产生抗体,对特异性抗原和促有丝分裂原的应答反应以及产生细胞因子等,是身体中抵御疾病感染、肿瘤形成的“斗士”。

直到现在,已知可分化为调控因子的唯一非胸腺细胞是树突状细胞,它们往胸腺传送“抗原”——对身体有害的样品物质。现在我们知道,B细胞也可以做同样的事情。

科学家一直认为,B细胞只是专门生产抗体。此外,作为新发现的T细胞驱动分化因子,B细胞变得更加有趣,其复杂的性状,可能有助于预防器官移植排斥反应,或控制炎症性肠道疾病,或抑制自身免疫性疾病。

这是因为调节性T细胞可控制杀伤T细胞如何运转,可以有效地防止它们攻击自身组织,或被视为外源的组织。在器官移植的情况下,一些研究已经表明,高水平的调节性T细胞可以防止器官排斥反应。

Grey称:“调节性T细胞对于免疫反应的结果非常重要,所以反过来调节它们的任何事情,对免疫学家来说都非常的有趣。”

“现在,世界各地都有临床试验,想在患者中扩大这些细胞的数量。研究人员也致力于寻找某种方法,在实验室中培养调节性细胞,以注入患者作为治疗方法。”

“每个人都对治疗自身免疫性疾病和防止移植排斥反应的方法感兴趣。这两种情况中,调节性T细胞的扩张应该都有帮助。”

“我们的研究表明,应该有可能建立一个系统,利用B细胞来扩大调节性细胞的数量。”

Garvan实验室成员利用表达高水平BAFF(提高B细胞存活率的一种物质)的转基因小鼠。B细胞的更多数量,可让研究人员追踪B细胞在胸腺中的活动。

Stacey Walters指出:“许多年来,研究人员都知道,一些B细胞前往胸腺,但是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我们的实验结果清楚的表明,B细胞参与调节性T细胞的产生,胸腺中的B细胞越多,产生的调节性细胞数量就越多。这种直接关联提出了有趣的可能性。一种可能性就是利用BAFF,一种无毒的物质,来提高移植手术之前患者体内的B细胞数量。检测这样做是否能够防止排斥反应,将非常的有趣。”

(生物通:王英)

延伸阅读:Nature子刊:免疫细胞的命运抉择

生物通推荐原文摘要:
A Role for Intrathymic B Cells in the Generation of Natural Regulatory T Cells
Abstract: B cells inhabit the normal human thymus, suggesting a role in T cell selection. In this study, we report that B cells can modulate thymic production of CD4+ Foxp3+ T cells (regulatory T cells [Tregs]). Mice with transgenic expression of BAFF (BAFF-Tg) harbor increased numbers of Helios+Foxp3+ thymic Tregs and, similar to some human autoimmune conditions, also exhibit increased numbers of B cells colonizing the thymus. Distinct intrathymic B cell subpopulations were identified, namely B220+, IgM+, CD23hi, CD21int cells; B220+, IgM+, CD23lo, CD21lo cells; and a population of B220+, IgM+, CD23lo, CD21hi cells. Anatomically, CD19+ B cells accumulated in the thymic medulla region juxtaposed to Foxp3+ T cells. These intrathymic B cells engender Tregs. Indeed, thymic Treg development was diminished in both B cell–deficient BAFF-Tg chimeras, but also B cell–deficient wild-type chimeras. B cell Ag capture and presentation are critical in vivo events for Treg development. In the absence of B cell surface MHC class II expression, thymic expansion of BAFF-Tg Tregs was lost. Further to this, expansion of Tregs did not occur in BAFF-Tg/Ig hen egg lysozyme BCR chimeras, demonstrating a requirement for Ag specificity. Thus, we present a mechanism whereby intrathymic B cells, through the provision of cognate help, contribute to the shaping of the Treg repertoire.

 

相关新闻
生物通微信公众号
微信
新浪微博
  • 搜索
  • 国际
  • 国内
  • 人物
  • 产业
  • 热点
  • 科普
  • 急聘职位
  • 高薪职位

知名企业招聘

热点排行

    今日动态 | 生物通商城 | 人才市场 | 核心刊物 | 特价专栏 | 仪器云展台 | 免费试用 | 今日视角 | 新技术专栏 | 技术讲座 | 技术期刊 | 会展中心 | 中国科学人 | 正牌代理商

    版权所有 生物通

    Copyright© eBiotrad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信箱:

    粤ICP备090634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