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锋学生爆料其不应获得CRISPR专利

【字体: www.ebiotrade.com 时间:2016年8月20日 来源:生物通

编辑推荐:

  曾受聘于Broad研究所的一名初级研究人员说,该机构声称发明了CRISPR基因编辑技术是不准确的,其误导了专利局。这位前研究生Shuailiang Lin在写给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Jennifer Doudna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做出了这一指控。

分享到:
  

生物通报道  曾受聘于Broad研究所的一名初级研究人员说,该机构声称发明了CRISPR基因编辑技术是不准确的,其误导了专利局(Science:张锋被控在CRISPR专利战中“使诈” )。

这位前研究生Shuailiang Lin在写给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Jennifer Doudna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做出了这一指控。Doudna是Broad研究所取得CRISPR科学与商业信用的主要竞争对手。

在这一于2015年2月28日发送的电子邮件中,Lin将Broad研究所的声明称作为是“一个笑话”且“对我和科学历史均不公平。我将努力捍卫真相。”这封爆炸性的电子邮件出现在本周美国专利局公开的大量法律文件中。

Doudna以及欧洲的合作者在2012年发布了关于CRISPR系统的一篇关键论文,但由于Broad研究所告诉专利局,它的研究员张锋(Feng Zhang)早在几个月前就已悄悄地完成了关键的发明,而获得了十多个专利(聚焦最新CRISPR专利,张锋独占6项 )。

索取Life Tech CRISPR产品的详细技术资料请填写联系方式

Lin的说法是惊人的,不仅因为他当时在张锋实验室工作,还因为他被列为是Broad研究所2012年12月最早专利申请上的发明人。

这封电子邮件是Lin向Doudna发出的工作请求的一个组成部分。来自中国的Lin在邮件信息中透露出似乎准备进行交易,以其协助专利案件作为条件来交换工作。他说:“我愿意提供更多的细节和记录,如果你或任何人有兴趣澄清真相。”

Lin说,在2011年底他是实验室唯一从事CRISPR工作的成员,当时实验室无法让这一技术发挥作用,他说可以用实验室的笔记本电脑、电子邮件,和“记录实验室失败过程每一个步骤的”结果提供证明。

Lin在给Doudna的邮件中写道:“我认为像这样的革命性技术不应该被错误地授予专利。在看到你的论文之前我们没有取得成功,这真遗憾。但我认为我们应该对真相负责。这是科学。”

Lin当前被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聘用为博士后研究人员。尽管多次尝试用电话和电子邮件联系他,对此他并未作出回应。

通过股票发行和上市,以及与生物技术植物和人类药物的制造商结盟,CRISPR已吸引了政府机构亿万美元的投资。也为一些核心科学家,包括Doudna和张锋生成了数百万美元的股票收益。

这封电子邮件是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律师提交给美国专利局,是在行政审判前本周提交的大量支持提案的文件之一,行政审判将决定谁最终取得专利权。关键的问题在于到底是谁完成了关键的发明及其时间。

大多数直接相关的研究人员或是保持沉默,或是签署了宣誓书支持他们的机构对事件的描述。事实上,在2014年5月Lin也签署了与Broad研究所一项专利申请相关的保证书。如果发现做伪将承担法律制裁的这份声明,可以视作为与其在一年后对Doudna所做的指控相矛盾。

在Broad研究所的各种法律文件中,大多数没有Lin的名字或是他被列为在张锋的“智力控制下”,不一定知道实验室其他事务的,具有有限自治权的小人物。

Lin从2011年10月起在张锋实验室工作了9个月,Broad研究所说在这一关键的时期它掌握了在人类细胞中进行CRISPR基因编辑。后来Lin在哈佛大学生物学家Norbert Perrimon的实验室取得了一个职位。

在一次采访中,Perrimon说Lin是一名多产的科学家,没有任何与其行为相关的警示征象。“我与他之间没有任何的问题。我认为人们必须仔细查看这一声明。”

Broad研究所的其他研究人员不愿意讨论实验室发生的事情。现任职纽约基因组中心的生物学家Neville Sanjana在这一关键时期曾与Lin共享一个实验台,审查他的部分工作。Sanjana拒绝评论Lin的声明或性格,而把问题转给了Broad研究所。

Broad研究所的发言人Lee McGuire对Lin的动机提出了质疑,说他在向Doudna发出邮件之前,申请该研究所的一个新职位被拒。Lin急着更新他的签证,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向其提供工作后他做成了这件事。

“大量的证据表明这个学生的说法是错误的,”McGuire说。

这场专利战取决于谁将掌控编辑人类细胞的商业权利。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称,由于Doudna和欧洲的一位研究人员Emmanuel Charpentier在2012年发布了一篇关键的论文,证实一种简化的CRISPR系统能够在体外或在试管中切割DNA,它应该控制这些专利。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律师说,包括Broad研究所在内其他的科学家很快扑向这些研究发现,以证实它也可以在人类细胞中起作用,它的应用最具价值的地方是 有可能构建出新型的基因治疗方法。

在写给Doudna的邮件中,Lin赞同伯克利分校的说法。“在看到你的体外科学论文后,张锋和Le Cong迅速转向了这一项目而没有让我知道,”Lin抱怨说。Cong是张锋实验室的另一位科学家,他的结果对Broad研究所的案例尤为重要。

然而在Doudna论文很久以往Broad研究所也正在探索CRISPR。不仅是Lin在2011年被分配到这项工作中,张锋在2012年1月向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提交了一项资金申请,他请求该机构为扩大研究工作将CRISPR转变为一种编辑工具提供经费。

这场专利权争夺战正变得越来越昂贵。在最近的公司呈报中,张锋成立的Editas Medicine公司的首席执行官Katrine Bosley说,今年迄今为止已花费了1090万美元律师费来捍卫这些专利(张锋公司新文章:如何提高CRISPR基因组编辑的特异性)。

生物通:何嫱)

(http://www.ebiotrade.com/)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我来说两句(0)

[Ctrl+Enter]

加载读者评论......
  • 搜索
  • 国际
  • 国内
  • 人物
  • 产业
  • 热点
  • 科普

热搜:CRISPR|专利|张锋|

  • 急聘职位
  • 高薪职位

知名企业招聘

  • 国外动态
  • 国内进展
  • 医药/产业
  • 生态环保
  • 科普/健康

新闻专题

相关文章:

    加载相关文章......

今日文章:

    加载今日文章......

生物通首页 | 今日动态 | 生物通商城 | 人才市场 | 核心刊物 | 特价专栏 | BBS交流

版权所有 生物通

Copyright© eBiotrad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信箱:

粤ICP备09063491号